民联藉油价自由浮动课题炒作 津贴重整只是让经济回归正轨


过去数十年来,石油生产一直是马来西亚经济命脉,为国家带来丰厚收入、经济效益和就业机会。不过,以目前全球经济发展和人类对石油高需求和依赖的情况来看,石油枯竭只是迟早的问题。

眼看全球人类对石油的依赖已到了不可分切的地步,一旦失去石油,必然是难以估计的危机。全球石油消耗量越来越高,未来极有可能耗尽。国油近年来也不断放话,石油储藏会在未来20年后耗尽,未来10年的石油生产更会年均下降2%,因而劝民众需节省用油。

作为一个净石油出产国的马来西亚,这对依赖石油税收的大马绝地不是一件好事,不仅是国家收入减少那么简单,那对国家经济的冲击极大,国人不但将无法享有政府提供的各种补贴,并需承担昂贵进口石油产品。更重要的是,届时许多在油田和油气领域服务的就业人士和企业,都将面临严峻考验,失业率必然将会飚升。

为了减少政府不再过度依赖由国油支付高达40.1%的石油税总税收,消费税的实施作为一项取代石油税的税收来源,也是其中一个扩大税收层面的方法,为国库带来额外的税收收入。

民联制造民怨炒作津贴课题

尽管政府已经依据市场价格,以自由浮动管制决定汽油价格,让经济回归正轨,但民联领袖不断借题发挥鼓动人民对政府不满的情绪。民联领袖一味的只会批评国家赤字恶化,却没有任何建树,动辄就喊示威抗议表达不满,并藉由民怨挑起人民不满情绪。

民联也危言耸听的误导人民,指政府撤销汽油津贴是补贴朋党,而产油国人民需支付昂贵油价的不合理,但其实这全是误导人民,荒谬之极的说法。

作为高度依赖石油、棕油和橡胶出口为国家主要财政收入的大马,而全球原产品价格下滑下,造成大马经济增长前景和政府收入严重影响,打击甚大,何来闲钱保障石油企业的盈利之说?

大马作为亚洲最大的石油与天然气出口国,原油价格去年每桶维持100美元(约335令吉)的水平下取得很大利惠。去年涉及石油业的收入是630亿令吉,占了政府总收入的30%。大马政府对直接税的过度倚重,而石油税收占总收入的40.1%,是难以持续的。试问在国家收入减少之际,政府又如何长期持续性应付如此庞大的津贴?

以一家公司为例,若公司面临亏损,财政缩紧和没有裁员的情况下,老板仍每个月支付员工的薪金,这间公司还算是刻薄吗?同样的道理放在国家的财政赤字上也是一样。

津贴政策错置不如用在对的地方

实际上,汽油价格若按照市场价浮动,政府可以在无需上调油价的情况下削减津贴,减轻财政负担;人民则可以直接享受国际油价下跌所带来的好处,无需承担更高的汽油开销,未尝不是件好事。

以目前的燃油津贴机制来说,补贴的对象是普遍上是中上阶层的人士或者是富人。尽管人民大喊生活压力高涨,但取消津贴后RON95和97每公升只相差20仙,反倒许多车主纷纷改用RON97,油站甚至出现断市缺的情况。

这点说明与其津贴错置,到不如把取消燃油津贴省下来的钱,用来回馈人民,既可以改善财政赤字,又可充作基础建设发展,还是作为一马援助金,也都好过用作津贴富人。

随着国际油价在未来数个月,甚至更久的一段时间内,都将处于下跌走势,换言之,人民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享受低油价。


79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