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退让,禁酒课题先让行动党“断肢”


5月25日,药材店业者揭发八打灵县议会发出通告,禁止药材店在今年12月后售卖烈酒。隔天,莎阿南市政厅揭露不支持再发出存酒库执照。

面对这两起与酒有关的课题,掌管雪州地方政府、非法工厂漂白和新村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表示会在6月3日的行政议会上谈论这件事,6月3日的州行政议会过后,记者再度追问,他则表示会议无进展,人民不禁存疑,是没有进展,还是欧阳捍华在议会上提也不敢提?

今年4月26日由啤酒公司赞助的“Thirst: We are all stardust”演唱会,在举办11个小时前被逼腰斩,原因是雪州伊党行政议员诺哈宁指有关演唱会可能发生嗑药事件,要求警方介入。

有关演唱会地点正好属沙登国会选区,史里肯邦安州选区内,两位国州议员分别是行动党的王建民和欧阳捍华,事发后,王建民斥责诺哈宁没有礼貌,因为没有事先通知当地国州议员,欧阳则只敢向警方开刀,要警方交待。由此可见,看什么演唱会都不比这两个火箭政客的戏码来得精彩,保证令人捧腹大笑。

去年9月,雪州一家酒厂举办的慕尼黑啤酒节在3名伊党国会议员的反对下,委委屈屈的从室外被逼迁入室内,民联非穆斯林议员,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行动党雪州主席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和拿督邓章钦、公正党梳邦区国会议员西华拉沙、公正党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等仍欢欢喜喜的出席这种饱受歧视下的啤酒节。

看清行动党的无能

换作这些课题发生在国阵执政时期,这些民联议员肯定装成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装摸作样的捍卫非穆斯林自由权益,可惜,这些事情却正好全发生在他们执政的州属,他们不能捍卫,只能继续退让和典当。

由华裔经营,华裔光顾的药材店为何不能卖烈酒?为何不断干涉非穆斯林喝酒的自由?地方议会的权力比州议会高?地方议会权力比行政议员高?这是一般老百姓看不明白的事,即不合常理,也不符逻辑,说穿了,无非就是这些人民代议士“Bo Hoot”(没有种)之过!

在全国的层面,面对伊党在国会提呈私人法案以便落实伊刑法,行动党大选前拍胸膛保证可以制止的,最后也跳票,只能搞个与哈迪断交以求脱身;在州的层面,行动党任由伊党不断伊斯兰化,由此可见,即使伊党还没有落实伊刑法,行动党诸公的精神上早已“自行断肢”,真是呜呼哀哉!

#禁酒 #行动党 #断肢 #无能 #伊刑法

0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