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薪制应与各界商讨制定,一意孤行只让全民受苦






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林万锋认为,希盟政府应该先与商会组织、中小企业以及商界代表等多方面充分交流,双方在拥有共识的情况下,拟出最适当的最低薪金制的实施方案;若一意孤行,将适得其反,恐将引发更多问题,制造另一波通胀压力,最终苦的是全民。


他说,任何新政策在实施前,必须符合天时、地利、人和这三大要素,也就是须端视时机,符合国情与民情,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进行,才可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现在的情况是,政府一宣布57个城市明年1月1日将实施最低薪金1200令吉,医用橡胶手套立刻宣布涨价!还引发很多商会组织、中小企业以及各行各业商人怨声载道,纷纷发表负面看法。”


林万锋今日在文告上说,最低薪金的落实必须循序渐进,这样才能在为最低层生产阶级带来保障的同时,也为企业界留下空间,制造双赢局面。问题是希盟政府在执行层面,行事过于霸权与草率,同时言而无信,朝令夕改,因而惹争议,引起反弹。


他进一步说,在2019年公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中,原本宣布仅15个城市实行1200令吉最低薪金,现在突然多达57个城市,地区数量暴增近3倍。让商界愕然,打乱了业界公司的财政预算,加重成本,让商界难以接受。


同时,他说,在落实这方案前,希盟政府显然未与商界组织与中小企业代表等充分交流。在没有聆听业界的意见与给予业界解除疑窦的说法下强制执行,如何能让这些带动我国经济的火车头们齐心配合,让政策顺利开展。


他说,在普遍认为我国经济仍未有起色的当儿,商家企业面对的困难与挑战,盼望政府适时扮演扶持的角色,而不是搬运石头来砸脚!


林万锋说,除了实施的时间点也引起商会组织不满,在法律层面,2018年已调涨100令吉,隔年再调涨100令吉,对于是否已违反2011的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法令,每两年检讨一次?希盟政府并未针对这一点作出解释。


另外,他说,业界营运成本一旦增加,势必转嫁消费者身上,这一点希盟政府有何良策抑制可能调涨的物价?


“我们已有前车之鉴,希盟政府在选前信誓旦旦的指取消GST,恢复SST,物价肯定会下降。但结果让大家非常失望,物价不降反升,人民负担更重,而希盟政府至今都无法祭出应对策略。试问人民要如何再次相信希盟政府?会否再出现另一波的通胀压力?


林万锋也说,在实行最低薪金制方面,希盟政府仓促行事,让这课题牵连全民,影响国家经济,同时也影响外资的信心。


他认为,希盟政府必须拟定详细和完善的落实方案,放低姿态,与相关商会组织、消费人协会代表等多方充分交流,才是最好的方式。

27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