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政府对华小诸多刁难


行动党屡次就华小课题抨击马华,早前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无理抹黑国阵和马华,反遭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揭穿,由(已故)民联执政的雪州政府一直对华小诸多刁难,而实际上雪州政府多次做出损害华教利益的事!

事实胜于雄辩,本期的“评时论政”,特别邀请了两位来自雪州的竞智华小建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黄福安和沙登岭华小建校委员会主席拿督廖润强,让他们现身说法,根据亲身经历来为大家道出,雪州政府是如何刁难华小的建设。

刁难1 - 从未拨出雪州土地建华小

身为沙登岭华小建委会主席的拿督廖润强谴责,民联执政雪州政府以来,从未拨出任何一块土地,作为兴建华小用途。他强调,拨地权限在于州政府,如果雪州政府有心要建华小,有两种方式:即第一、在州政府的土地,批出土地作为华小的用途;第二、某发展商要进行发展的时候,确保发展商在发展蓝图里准备一段土地,作为华小的用途。

“2009年的时候,时任行动党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和行政议员黄洁冰曾说过雪州批出了8块土地建华小,但至今已经8年了,却从未兑现过承诺。那8块土地去了哪里?只是讲爽还是只是要应付场面?现在从来都没有去落实过。”

刁难2 - 摆乌龙撑淡小争华小校地

本身是蒲种竞智华小建委会主席的拿督斯里黄福安表示,竞智华小从文冬搬迁到蒲种,建校的校地是有了,也是中央政府保留地,但却面对和淡小争同一块校地的风波,全都是因民联摆乌龙而起。

“当时郭素沁带领蒲种卡斯菲淡米尔小学的董事部来到竞智华小,通过报章说这个地段应该优先给卡斯菲淡小。但是那块地早在魏家祥的宣布下已经批下来给竞智华小,而当时魏家祥宣布的时候,郭素沁也曾在报章上说过欢迎竞智华小搬来蒲种。”

黄福安批评,郭素沁作为高级行政议员,却不知道批准校地的整个程序。明明有关保留地已经移交给中央政府,而她偏偏说淡小已经事先申请了该地段,因此大摆乌龙,所幸最后得到魏家祥的协助,才能摆平整个事件。

刁难3 - 建华小条件苛刻故意刁难

此外,竞智华小建委会也面临了雪州地方政府和州政府的种种刁难,在华小的图测批准方面诸多阻拦及拖延。

“竞智华小在2012年3月12日正式呈交规划准证和建筑图测,但直到15个月后才获得批准。而且梳邦市议会竟要我们建学校范围以外的一些建设,好像有盖的候车亭、走廊等等,这些是市议会应该要建,而不是建委会要建的,州政府所设下的建校苛刻很多。”

廖润强也认同,雪州在国阵执政时候的条件较宽容。因为学校毕竟是关乎教育的利益,所以国阵政府都会尽量给予协助,甚至通过市议会的资源去帮助学校做一些基本设施,反而民联执政后列定了一些新的条件,加重了建委会,特别是财务上的负担。他举例,水供属于雪州政府,但雪州政府非但不给予配合,还要沙登岭华小建委会花15万令吉引水到学校。

刁难4 - 向反贪会诬告华小建委会

廖润强说,沙登岭华小在2012年11月5日提呈图测,但在2年后才拿到批准。而当时民联议员知道建委会要提呈图测的时候,就故意先发制人召开记者会说建委会还没提呈,误导人们以为建委会有问题。除了地方政府给予麻烦之外,时任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及金銮州议员黄思汉甚至还向反贪会诬告建委会滥用拨款,说沙登岭华小36间教室变22间存在舞弊现象。

“当时教育部批准650万给我们建校,最低的招标者是要建36间教室要720万令吉。由于沙登岭华小是在山丘上,所以用了110多万令吉去做推泥工程后,650万令吉并不足够。但我们不能等有钱才建,因为拖延的话成本会更高,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第一期先建好36间教室的地基和所有设备,课室则先建22间。最终反贪会也还了我们一个清白。”

刁难5 - 政治化华小课题

他们异口同声的要求雪州政府,不要政治化华小课题。黄福安希望希联议员不要再政治化华小课题,在维护母语教育的大前提下,希望可以得到雪州政府的帮助拨出土地给华小作为用途,就可以增加更多的华小建设。

廖润强也喊话,“教育是超越种族的课题,希望希望联盟特别是行动党不要政治化华小课题,抹黑和无理指责马华,他们应该脚踏实地,真心真意的去帮助华小,以行动代表他们帮助华小,而不是以口号,抹黑宣传来博取人民的支持。”

#竞智华小 #廖润强 #郭素沁 #淡小

142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