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槟州人民幸福吗?


“只有槟城人才会爱槟城!”

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陈德钦接受《蓝天》访谈节目《评时论政》时,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足反映槟州人民这8年来的心声。308全国大选槟州落入行动党手中后,州内面对一箩箩的问题,槟州人民当初对该党抱持的热情与信任,在首长林冠英声声骂、处处欺的管理下,逐渐消退。

槟城各种的民生问题,像水灾、交通阻塞、水费涨价、停车费高涨、与民间团体的交恶,对政敌的漫骂,起诉媒体企图阻挠媒体报导对槟州政府和首长不利的新闻等,令人不禁要问,这是槟州人民要的生活吗?槟州人民真的幸福吗?

马华槟州秘书陈协成责问“两岸三通一槟城计划”下,三条不到约20公里的大道,单是顾问费平均达每公里1000万令吉,槟州政府是傻还是呆?

申遗成功,槟人民无法受惠

2008年7月7日,在前朝国阵政府的努力下,槟城乔治市申遗成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可惜政权已落入只搞民粹,不务正业的行动党手中。

陈德钦表示,申遗成功后,槟州行动党在整个治理上没有长远的计划,也不把人民的利益摆在首位,使槟州人民无法享受和参与申遗成功的好处;相反的,大批外来者涌入乔治市抢购古迹区房屋,形成外国人赚槟城人的钱,本地人机会渐渐式微的局面。

欺华怕巫,欺善怕恶

马华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兼主持人刘桭国提出槟州自行动党执政后,出现很多“欺观”,对象包括欺负媒体、团体,其中欺华怕巫最令人不齿。

陈协成表示,行动党过去都在谈论创建公平社会,但在获得大部分华裔选民支持后,就把华裔选票当成理所当然,州内90%的政府工程给了土著;很多华人都不知道槟城有一座回教医院,因为林首长很少在华人社会谈起,陈协成认为这是一种骗术。

他质疑行动党,既然靠华人选票当 家,为何在执政后把全副精神讨好巫裔和回教徒,为何不公平对待华裔?

伊斯兰非伊斯兰拨款体现不公平

陈德钦表示,308全国大选前,槟国阵给伊斯兰拨款预算只是1200万,但林冠英执政后,8年的拨款达4亿5000万令吉,相反的,华人庙和教堂只有区区770万令吉。

“马华不反对拨款给伊斯兰发展理事会,但过去你骂马华在争取拨款没拿到预期目标,指马华出卖华人,要华人狠狠教训马华,今天当家作主,为何只给华人庙宇和教堂这么少?”

陈德钦因提出这问题,不久前招到林冠英穷追猛打,公开呼吁友族攻击陈德钦,但陈德钦表示,身为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为了公平,他不会因此封口,而是会一直讲下去。

槟华校制度化拨款只是花招

陈德钦补充说,林冠英常说自己制度化拨款给州内90间华小、10间国民型中学和5间独中,每年500万令吉,105间华校8年的拨款不超过1亿令吉,但给州内20多间宗教小学拨款8年来将近6000万令吉。

“我们同样没反对给宗教学校拨款,但不要以为每年500万令吉就叫做制度化拨款,中央政府给华小每年的行政拨款是28亿令吉,支付华小、华中教师薪金、各种杂费,如果只靠林冠英的500万令吉拨款,如何维系华小的行政开销?

“再说,槟州华校拨款从来不是在州财政预算案中宣布,拨款则要各校提出申请,这是一个花招,他不断的重提,好像只有槟政府给的拨款,才让华校生存下去。”

槟官民活动现争夺战

陈德钦举出槟州各姓氏宗联委(宗联委)、姓周桥、大山脚五大乡团等与林冠英交手的经过,这3个民间团体主办的庙会、拜天公以及中秋节提灯晚会每年都办得有声有色,但最终却引来州政府以不同手段打压,逼他们就范,搞到民怨四起。

“槟州庙会从1992年开始举办,当他(林冠英)看到这类活动有助凝聚人民的力量,就想尽办法抢过来,民间团体自然有反弹,毕竟他们对这活动有着一份感情,州政府抢来办,还委任活动公司办,不止是骑劫他们的心血,更是不尊重原来的主办者。

“姓周桥的拜天公活动也是如此,人民反映不满时,他就抨击姓周桥,说地不是你爸的,要Lut他们,更早之前有大山脚五大乡团的中秋提灯晚会,505全国大选后,行动党要在提灯大会提UBAH鸟灯笼,主办方认为民间活动不涉政治作为婉拒,却换来不给拨款的威胁。”

州政府自称理财有道却向外国借钱

“林首长不断提他的理财方式-----钱筹钱,钱生钱、钱赚钱、钱省钱,最后大家都有钱,但全槟是最多人投资金钱游戏的州属,如果槟州经济真的哪么好,金钱游戏就不会这么猖獗。

“最近在槟州议会通过2017年槟州借贷法案,我不禁要问,为何“钱钱钱钱”模式,最后却要向中国借钱?”

陈协成说:“钱生钱是就是卖地生钱,林冠英会以一套很好听的说法说服人民,他说他要发展交通大蓝图,建海底隧道,为了做这些工程,他必须卖地,卖地可以赚钱,无论是原本的土地或填海地,但为何要借钱?

“两岸三通一槟城计划,三条20公里的大道,平均每公里的顾问费要到1000万令吉,普通市民可能不会察觉,如果专业工程师和做工程的人,谁都会想要拿这种工程。”

陈协成也表示,行动党曾表示会在任内解决槟州水灾问题,现在8年过去了,不仅传统的水灾区依然淹水,处于地势较高的山坡地也水灾,像垄尾,因为他们没根据指南开发山坡,所以槟州有了“秃头山”。

陈德钦候命对垒林冠英

陈德钦表示,槟政府说自己不吃钱,但却把槟岛土地不公开招标卖给槟郎医院,结果被非政府组织揭发,首席部长的回答是竟然是他改变了游戏规则。

“由此可见,林冠英的政府是没有团队,完全根据他个人喜好决定,我觉得我们需要用点时间思考,回顾历史,再看看这个局面,只有真正槟城人才会爱槟城。”

陈德钦表示,只要马华派他上阵对垒林冠英,他将毫不犹豫马上披甲,并完全遵循党的决策。

#幸福 #欺善怕恶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