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新证据却放弃白礁岛主权, 希盟须交代


正当手握3项新证据的大马有望在与新加坡的争夺战中“翻盘”,重夺白礁岛的主权时,没想到最后一刻却来个大反转,大马希盟政府一上台,即表示已停止要求国际法庭重新审核白礁岛主权的判决。

此声明一出,等同宣告马新两国纷扰了近40年的白礁岛主权争议已无反转余地。最终,白礁岛还是像10年前的判决一样,归新加坡所有。

讽刺的是,这个明明更接近我国柔佛州的白礁岛,在新政府的自动认输之下,从此与大马划清界限,正式认了新加坡作爸爸。这个决定,令国人尤其是对白礁岛有着历史情意结的柔佛王室和柔佛人,都感到失望不已。

想当初,大马正是因为缺乏证据而在白礁岛主权争议上败给了新加坡。但没想到,如今有了新证据,却还是得将白礁岛拱手让给新加坡。

这40年以来,大马和这座只有半个足球场大的岛(我国把它定义为礁石)如何缘起、缘灭?这就得追溯到16世纪时了。

白礁岛位于柔佛海峡东部,北纬1º19′48′′,东经104º24′27′′,离我国柔佛州仅13公里,距新加坡东部海岸60多公里。长137米,平均宽60米,低潮时面积约8560平方米,涨潮时面积仅为2000平方米。

根据记载,16世纪时,我国柔佛王朝就将白礁岛纳入了管辖。白礁(Pedra Branca)的名称最早见于1583年荷兰航海家范·林斯霍特所著的《早期东印度的葡萄牙航行者》一书。Pedra Branca是葡萄牙语,与马来名的Batu Putih一样,都是“白礁”之意,得名于礁上终年都被白色的鸟粪(富含磷)覆盖。

白礁岛由珊瑚礁组成,岛上遍布都是石头,是一座不具有经济效益的小岛,但附近水域油气资源丰富,又处在国际海运航线上,其战略地位可说是非常重要。

1847年,英国海峡殖民地政府占有了白礁岛,并于1851年在岛上建了一座霍士堡灯塔(Horsburgh Lighthouse),随后交给了新加坡管理,长达150年之久。

1979年,大马通过一幅地图把白礁列为领土,并开始索讨这个礁岛的主权。随后新加坡也通过各种方式如在岛上插上军旗、修建建筑、以及在附近海域巡逻等宣示了对该岛的主权。这时,两国之间争夺白礁岛主权的纠纷已开始浮上台面。

1989年,新加坡禁止我国渔夫在白礁附近水域捕鱼,引起了两国之间的争执,使到两国不得不正视这项问题,寻求国际法律程序解决这个主权争议。1994年,大马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与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举行会谈后,同意把这项争执交由海牙的国际法庭裁决,双方随后交换证明各自主权的文件,但过后一直未落实这个决定。

2003年7月24日,马新两国政府正式把白礁岛的主权争执提交国际法庭。

新加坡在白礁岛的主权争执上主要依靠两个论点,即英国在1847年至1851年在岛上建造霍士堡灯塔期间便依法继承它的主权,以及该国在过去150多年来确实对它行使主权。

大马的主要论点则是在1824年之前,白礁岛、中岩礁及南礁以及新加坡一带的其他岛屿都是柔佛马来苏丹王朝的一部份,柔佛苏丹自古就拥有礁岛的原属权,而英殖民地政府从未正式宣称它拥有白礁主权,既然英国从未拥有白礁,新加坡自然也不是白礁的合法拥有者。

大马指出,英国人只是占有白礁的一部份土地来建灯塔,因此只是拥有岛上的一项地产,而不是整个白礁,而新加坡过去150年来所执行的工作只是一般的灯塔管理员应该执行的工作而已。

2008年5月23日,荷兰海牙国际法庭裁决,由16名多国法官组成的聆审团以12票对4票判决白礁岛主权归新加坡,以15票对1票判决白礁岛南部的中礁(middle rocks)归马来西亚,而南礁(south ledge)主权则归拥有它所处海域主权的一方。

国际法庭作出裁决的理由之一,是指从1880年代以来,新加坡一直对白礁岛进行有效控制都未遭到大马反对;相反大马在过去150多年以来都未在该岛行使主权。

从这项判决中,我们可以看出,重点在于——证据。大马由始至终“吃亏”的一点在于:无法出示拥有白礁岛主权的任何证据。更甚的是,当新加坡在1953年致函给当时的柔佛政府,要求提供白礁岛主权的资料时,当时的柔佛政府官员却回信表示,柔佛政府不拥有该岛的所

有权,这个“致命”的回复成为了新加坡制胜的关键。

虽然大马声称柔佛王室自古拥有白礁岛的主权,即使英国占领白礁岛后并没有继承白礁岛的主权……甚至是新加坡对白礁岛行使主权长达150年都不是被“默认”了白礁岛属于新加坡……然而,大马政府吃败仗的关键就是在于——缺乏强而有力的历史资料和文件作为证据。

于是,在申请重新审核判决的10年期限内,大马前朝政府一直都在搜集证据以期能”翻案”。2016年8月4日至2017年1月30日期间,大马政府终于从英国国家档案局解密的档案中,发现了3份与白礁岛主权有关的“关键性证据”,因此于2017年2月2日向海牙国际法庭提出申请,要求重新审核白礁岛主权的裁决。

据称,这3份文件分别是:新加坡总督于1958年,致英国殖民地国务卿的内部通信;英国海军军官于1958年提交的事件报告,以及1960年英国海军展开海上取缔行动的详情和地图。

这项申请也符合了海牙国际法庭规约第61条文所规定的程序,即大马有权在发现新证据的6个月内,向该法庭提出申请司法检讨。

另外,在同年的7月初,大马也另外援引《国际法庭章程》第60条及《国际法庭条例》第98条提出申请,要求国际法庭宣判白礁岛周边海域归属大马,同时以南礁岛位于大马海域为由,宣判我国拥有白礁岛主权。

就在海牙国际法庭原订于2018年6月11日至22日的8天内,重新审核白礁岛的主权案件之际,这时新加坡外交部在5月30日突然发表声明,宣称大马希盟政府已在28日终止要求重新审核的要求。由于法律上从判决日算起的申请重新审核案件的10年期限已过,最终,白礁岛主权归新加坡已成定局。

而大马希盟政府的这项决定,瞬间就惹来了各方的抨击。尤其是新政府在没有提出任何理由之下,就停止要求重新审核白礁岛主权的做法被视为不妥。

因为放弃白礁岛,不仅等于放弃了我国的主权和尊严,也等同放弃了一个在军事和经济上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令我国丧失了在海事上的主权,也丢掉了一项经济利益。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一个国家的领海是从海岸或任何一块土地延伸12海里(22.2公里)来计算。如今大马自动放弃投降,也意味着大马在该水域已经没有主权了。从此,白礁岛领海的所有天然资源和矿物都将归新加坡所有。

这个结局,令国人都难以接受。因为,好不容易盼来的希望,最终还是落空了。

国人无法理解的是,前朝政府明明发现了3件关键性证据,恐怕足以推翻2008年国际法庭的裁决,证明白礁岛的主权归属,但为何希盟政府却轻易的放弃?而政府是基于什么理由撤销重新审核判决的决定?3份新证据,为何突然弃之不用?

须知,领土主权是国家大事,重中之重,柔佛更是最直接受影响的州属,政府应该给人民一个说法,才符合民主制度下的透明和问责精神。

如果希盟政府对此没有清楚的交代,那么白礁岛离大马而去的真正原因,恐怕永远都是一个谜了。


294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