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垂廉听政”


尽管在成立之初国家耆老理事会宣称只会服务100天,然而首相敦马哈迪在官访中国的最后一天,依然宣布会保留该理事会,认为新政府仍需要该理事会的协助,在经济管理上提出意见。有关说法除了反映出新內阁未稳固,也引起人民对于耆老理事会的质疑。

第14届大选选民促成国首次政权轮替,新执政团队缺乏经验,促使马哈迪成立国家耆老理事会,为新政府指点江山。而耆老理事会成员,即是前財长敦达因、前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国油公司前总裁哈山马力肯、经济学家佐摩及大马首富郭鹤年。

无可否认,在政权交替的当而,国家耆老理事会的委任起著稳定局势的作用。经济学家、企业巨头加上具有行政经验的政治老将,一度令人眼前一亮,然而隨着时间推移,理事会的定位却出现许多疑问。

首先该理事会是在首相权力下所委任,不受宪法或任何法律约束,也无需向国会负责,等同于不受民意监督,令人担心其是否会权力膨胀,与內阁並驾其驱,甚至最终凌驾于內阁。

根据早前报导,耆老理事会除了关注经济事务,也在其他课题上发挥影响力,其中包括直言获延长任期的大法官需辞职,及国会委任议长人选上与內阁角力。理事会主席达因代表大马会唔中国政府商討经济合作计划,也同样令人不安。

因为即然理事会的功能是向政府提出建议,那么对外事务自然应该由当朝內阁成员负责。理事会成员走向幕前,让外人看来大马政府似有双头马车,好象內阁只是徒具形式,而真正决策是耆老理事会。

达因在希盟政府百日新政后强调耆老理事会已完成使命,各成员都将回返各自岗位,为此马哈迪应顺水推舟,宣布理事会任期的结束,以向人民释疑。毕竟,人民都担心理事会的存在,会否是过去朋党主义的再现。

马哈迪指不解散理事会,是因为新政府还有许多事务未解决。然而,耆老们在解散后,仍然可以个人身份协助新政府。这包括洁蒂已受委为国民投资机构总裁与森那美集团主席。只要新政府有需要,相信耆老们都会不吝赐教。

第14届大选人民做出大胆决定,所要看到的就是国家发生改革,摒弃过去引人詬病的风气,新政府不该再重蹈覆辙。新內阁团队需要磨练,为此应该获得更大的展示拳脚空间,前辈们在外自可多加劝告,体制內问题就留给年轻人去做好了。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56679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