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回归,制衡老马、压制党内造反派


公正党日前宣布将在波德申国席制造补选,让候任主席安华上阵,以寻求重返国会。

新任的公正党波德申国会议员丹尼尔(Danyal Balagopal Abdullah )在多名中央领袖的陪同下宣布辞职,以制造补选,让安华上阵。

在这之前,针对谁将会出让自己的选区让安华上阵补选,坊间和媒体也出现的多方的猜测,其中就包括吉打州巴东色海、槟州的高渊、雪州的士拉央、以及吉隆坡联邦直辖区的敦拉萨镇。但最终安华选择上阵森州的波德申国席,制造补选。

安华如此的迫不及待想要制造补选,重返国会,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首相敦马哈迪自上任首相后所发表的言论,种种迹象显示出他与安华2年首相交接的承诺很大的可能会跳票!

敦马和安华的恩怨情仇都为大马人熟悉,当年就是因为安华被敦马革除副首相职位,逐出巫统,烈火莫熄运动应运而生。而安华被捕了,最后被控渎职和鸡奸罪,并在1999年时被判入狱9年,这是安华心中无法磨灭的记忆。

虽然安华和敦马都异口同声的表示为了国家,大家都可以放下以前的恩怨,共同治理国家,但是安华由始至终无法完全信任敦马。而安华这一次的重返国会就是为了制衡敦马,另外也给予公正党内阿兹敏派系传达警告讯息。

在敦马上任后,前朝许多大型计划都被搁置和取消,而敦马的种族主义政策也开始不断侵蚀着以维护多元种族权益而掳获民心的希望联盟中央政府,如果情况继续下去,终有一天国家未来方向将失控。

取消中国的多元石油产品输送管(MPP)、沙巴天然气输送管(TSGP),以及连接马六甲到柔佛油田和炼油厂的输送管计划,展延东铁、隆新高铁都涉及了中国在东南亚的利益,而大马因此也将付出非常大的代价。但是敦马旨在报复前首相纳吉,不惜牺牲国家的经济,这是安华不愿看到的。

大马股市不断下跌、汇市也不断下滑,令吉对美元写下近年来最糟糕的汇率、总值660亿的外资一夜之间撤离大马,这些都大大影响了国家未来数年的经济成长,安华也全都看在眼里。他深知,如果不制止敦马的任意妄为,这个烂摊子最终自己要收拾。

敦马的独裁,内阁部长的唯命是从,已经让安华看到危机,必须要有一个制衡的机制来限制敦马的妄为。

再者,公正党为了这一次的党选已经撕破脸,党内的两个派系公开叫嚣,而玩味的是敦马所委任出任内阁部长的公正党领袖大多数都来之阿兹敏派系,其中就包括了阿兹敏本身担任经济部长、希维尔担任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三苏伊斯干达担任原产业部副部长,以及原任妇女组主席祖莱达担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因此,安华可以借助这一次的补选,回归制衡敦马和警示党内的蠢蠢欲动的造反分子,可谓一石二鸟。

敦马除了不断伤害大马经济,他的种族主义也渐渐回归,这都体现在他所发表的言论和出台的政策上。主办土著经济大会、重提新国产车计划、发表仇中言论,煽动土著危机感等等伤害国家经济和形象的举动,敦马都毫不客气的做了!

安华急于制造补选,以国会议员的身份名正言顺的进入国会,除了可以达到压制公正党内阿兹敏派系的气焰以外,最终的就是要制衡敦马,这也是目前内阁里最缺少的声音。

自希盟主政以后,所有出台的政策似乎都是敦马一个人的主意,而可以发现所有附和敦马和捍卫敦马政策的内阁部长绝大多数来自行动党,而来自公正党的内阁部长完全没有提出任何的意见。这就意味着,敦马的权力在无人制衡下,继续膨胀,这也就是为什么安华需要尽快的进入国会,担起重任,制衡敦马。

敦马一再的有意无意释放出2年后想要继续担任首相的讯息,身为政坛老鸟,安华早已经闻到一丝危机的气味,而只要他能够成功在补选胜出,名正言顺以国会议员的身份进入国会,那么除了制衡敦马,也让所有的内阁部长拥有另一个首相人选的选择,敦马的强势独断自然可以被制衡。

#安华 #马哈迪 #补选 #希盟 #公正党

0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