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监督与制衡的力量


509大选结束不久后,雪兰莪州就迎来了3场补选,即双溪甘迪斯、无拉港和斯里斯迪亚州议席补选,分别由巫统、马华和伊斯兰党对垒希盟。3党的竞选主轴不约而同都是强调监督与制衡希盟政府,作为反对党,打出这样的竞选主题,实属合情合理。

在补选期间,针对反对党提出的“监督与制衡”,希盟领袖和候选人的回应主要有:一、希盟成员党之间互相监督和制衡,因此无需由反对党监督和制衡;二、巫统和马华等反对党没有资格谈监督与制衡。

补选的结果是,希盟3战报捷,反对党先后败阵。从补选的成绩来看,监督与制衡似乎无法引起选民的共鸣。

但是,监督与制衡作为一个竞选口号,在这3场于大选结束后100天内举行的补选,也许失效了,但并不代表我们不需要监督与制衡。

恰恰相反的是,即使我们撇开不谈一个民主社会里,需要朝野政党、媒体和民间团体的互相监督与良性竞争,才能保障善治的出现,这道浅显的道理;只看希盟执政后,在一些负面课题和错误政策上的急刹车或急转弯,正是在反对党和非政府组织、民间团体的施压或批判之下才发生的。

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雪州水费的课题。在无拉港和斯里斯迪亚补选举行之前的7月杪,希盟中央和雪州政府都透露消息,指雪州水供重组计划进行后,将分阶段调高雪州水费。而且,根据当时天然资源部长希维尔和雪州行政议员的许来贤的论调,调高水费是势在必行和无可避免。但在补选正要开始以及正在进行时,雪州大臣却保证希盟州政府将不调高水费,同时继续保留免费水计划。

在雪州大臣保证不会调高水费时,无拉港和斯里斯迪亚补选仍未投票,还不知谁胜谁负,为何希盟州政府却迫不及待的把一件原本是“势在必行”和“无可避免”的事情,采取刹车和转变的态度?显然的,是反对党如马华和伊斯兰党在补选中对希盟所施加的压力,希盟政府担心输掉选举,才被迫临时喊停起水费的决定。

因此我们可以合理猜测,如果不是因为有补选,或者马华和伊斯兰党等反对党对手无法发起有力的挑战,雪州起水费将成为势在必行和无可避免的事实。

最近的例子,包括教育部被揭发有意撤销华校督学和华文科督学的计划。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一开始时辩解说这是让相关督学升职,而不是取消他们的职位,但过后又改口说这项计划只是建议,还未定案。显然的,是来自反对党如马华,以及华团和华教组织如董教总等的揭发和批判,才迫使张念群在言论和立场上的转变。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反对党和华教组织的监督与制衡,华教督学将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被取消。

单单举出上述两个例子,就可以清楚说明,希盟领袖所谓的希盟成员党自己监督自己,不需要反对党监督与制衡,根本是天方夜谭。世界上根本没有自己可以监督自己的政府,人民不应该相信有好的政府,只能相信相对完善的机制,通过朝野之间的有效监督与制衡,让监督与制衡的力量发挥功效,确保政府不会烂。


22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