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部长都是反对党思维时


尽管希盟政府已执政4个月,但是似乎很多部长级人马的思维,尚未从反对党的纠正回来,还是以反对党的口吻应对媒体,似乎把所有责任归咎在前朝整政府,接下执政担子的希盟政府也好像完全没有职责,拨乱板正,借口除了是前朝政府的错,还是前朝政府的错。

一, 承诺可以是信口开河

承诺可以一口推翻 《希望宣言》承诺,一旦希盟执政,统考文凭持有者只需在大马教育文凭(SPM)的考试中,获得国文单科优等(kepujian)或以上的成绩,就能申请进入本地国立大专学府。 首相敦马哈迪之前已经说过,“竞选宣言不是圣经而是指南”,已经一口推翻希盟宣言的承诺。若能够做到,就做到,而有时做不到,也强求不了。更重要的是,他以“当时没料到会赢”,给人一种以为不会赢,所以才开空头支票。看来,要希盟政府完全兑现宣言承诺,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而一句国难当前,匹夫有则,让身为国民的我们,不体谅也不行了。

二, 政策朝夕令改是常事

外劳人头税一改再改

8月29日议决持10年临时工作准证(PLKS)外劳的工作期限获准延长,但雇主需承担1万令吉人头税的决策,遭到各行各业雇主怨声四起。 工商界普遍认为,政府接受工作满10年的熟练外劳继续多留3年,但却要雇主负责每名外劳每年1万令吉的人 头税,有点强人所难。

每年需缴付的1万令吉人头税原先由雇主承担,并表示理解这对雇主形成庞大负担,因此财长又将人头税分为 80:20,再次遭到抨击。 之后,两名部长召开联合记者会,财长林冠英宣布,有鉴于政府接获熟练外劳无法承担8000令吉人头税的投诉,政府遂决定恢复雇主完全承担1万令吉的决定,并于10月1日起生效。

政策朝夕令改,在拟定政策之前,显然是没有事先召见业者和相关单位咨询,才在政策宣布后,遭到外界质疑和抨击后,才仓促做出修改。

无论如何,可预知的是外劳人头税收费,最终遭殃的是消费人,准备继续雇用有经验外劳的雇主,将通过调涨物品售价或服务收费,把雇用外劳的额外成本转嫁消费人,至于没有能力支付 1万令吉外劳人头税的雇主,可能将被迫转而聘雇非法外劳。

三,以前朝政府当借口

前朝政策的错

相信行动党领袖才逐渐感受到执政党所承受的压力,特别是教育课题,如学校拨款、办校、以及承认统考等课题。张念群在处理华教问题左支右绌的态度,显然点出了已陷落执政的困境里。 张念群在处理华文督学的问题,将其归咎于前朝的政策,责怪如今的教育部是不公的。

问题是,如今马华都在野了,若行动党再不断以前朝政府的错来开脱罪则,就是无能的证明。想当初人民选希盟,就是要你纠正前朝失误,而不是凡事前朝的错来卸责。

不仅如此,2006年制定下来的广告牌指南行事。行动党麻坡市议员颜志炜同样指商店柱子被令去除中文招牌,是前朝政府留下的祸根,并质疑马华在朝之时为何没有反对制定这项指南。

陈泓宾也把责任推给前朝,他说市议会仍受限于前朝条规才依法行事。两者的表述无疑也是想把黑锅甩给国阵前朝政府。可是,如条例有问题,希盟政府大可以废除或做出修改,而不是将责任全数算进马华的身上。

不仅如此,希盟政府在前朝政府掏空钱国库,导致没有国库空虚,所以希盟政府接任政府以来,就有一个最好的挡箭牌,即千错万错都是前朝政府的错,而希盟只是接手烂摊子,所以只有牺牲人民权益,才能拯救国家。这种理由用的次数多了,也会让人识破希盟政府的无能。

三,说话不经大脑

外交部长失言引谩骂

外交部长拿督赛夫丁早前在社交媒体,表明本身不喜欢2个国家的政府,却被逼前往拜访的言论,引起前朝的正副部长和网民抨击,认为赛夫丁阿都拉既然身为一名外交部长,也是国家最高级别的外交官,言行举止及表现应符合身分,免得失了身份,丢了国家的颜脸。

部长的言行举止,代表着这个国家的形象,而人民要的是务实有干劲的新政府,而不是有事没事的以反对党思维对外发言,这样对国家是没有帮助的,而一个卸责的政府,也不会得到人民的支持的。


49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