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你在国会吗?


上星期参与一个数字新闻学的课程,导师抛出一个疑问:为何国会网站没有展示国会议员 出席会议记录?

最近国会座位空荡荡的冷风吹到脸书热辣辣的讨 论,这个问题让我们这么想:谁知道投选的代议士有没有出席国会会议,正副部长一年到国会多少回,如果国会没有公布议员及部长的出席率。

针对国会低出席率的讨论没有间断过。当纳吉还 是首相的时候,反对党非议他很少出席国会会 议,林吉祥在2005年还抨击时任国际贸易及工 业部长拉菲达6年只出席国会19天,亲自回答问题1次,形容为最糟糕的部长出席率。

如今物换星移,改朝换代,议员和部长的出席率 依然受到争论。本次国会召开第一次会议时,才开会第6天就差一点流会。那时午休复会辩 论国家元首施政卸词,只有26名国会议员坐在议会厅,正副部长不见人影,议长响铃2分钟把在食堂,在走廊,在吸烟室,在沙发的议员召进会议厅,凑到36人够数继续会议。

之前一天,首相敦马哈迪才对议员低出席率发出微言,险流会后,首相虽不准备设下关键 绩效指标,但认为部长及副部长应该改善下议院的出席率,缺席也要有适当的理由。 事隔3个月国会召开第二次会议,敦马又面对同样问题。 被记者追问如何应对议员不出席国会会议的情况,首相打趣道:“可以给议员们上上课,也可能是出动藤鞭。”

首相当然是开玩笑,因为只有不懂事的小孩,才 需要用藤条软硬兼施。过去常听到有人议论国会议员的角色不是看沟渠补烂路,而是在国会里辩 论施政和立法,如果无故缺席国会会议,真不知道国会议员的角色是什么了。

上一次险流会,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 刘伟强指因为太多新议员;这一次惹非议的是正副国防部不在国会,由经济部副部长代回答国防 部的问题。部长代替另一部门回答口头询问不是新鲜事,反正只是把官员准备好的答案念出来而已,只是议员或许需要进一步厘清,其他议员也有附加问题,也不能怪代答部长一问三不知。

不过议长莫哈末阿里夫打圆场的说法很奇怪,他指部长办公室在布城,距离国会太远,不 像澳洲部长办公室和国会很靠近,可以随时到国会。 听起来仿佛是部长不知道国会开会的时间表,无法事先做好安排。

英国国会今年一月就发生一个小插曲,国际开发 部长贝茨因为迟了近一分钟抵达国会,赶不及回 答一名工党议员的问题,结果引咎辞职。换作在大马应该会被认为是小题大作,然而这名英国部 长认为能够代表政府负责回答立法机关的所有问 题,是荣幸也是责任,虽然其他人觉得他没有必要辞职,但是,他过不了心中那关叫着责任感。

我们可以理解长官日理万机,有时还有事务须紧 急处理,或者受邀出席活动场合,不可能要求他 们天天向国会报到,但是国会一年只有五六十天 会议,而且是预早通知,理应有充份时间规划行 程和活动,以便安排到国会亲自回答部门的问题。

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已经表明,这次国会要修改117项法令,还要尽快废除死刑和煽动法令等,更加没有缺席的理由,人民代议士必须代表他的选民发声和表决,更重要的是,人民代议又是否知道他所代表的选民,要的是什么选择? 选民还不至于对部长及议员设下不靠谱的超高标准,但是部长和议员对本身至少要有最低要求,那份国会没有公布的国会出席率,都记录在议员和部长的良心上。

原文链接:http://www.sinchew.com.my/node/1807807/%E9%BB%84%E6%99%93%E8%99%B9%C2%B7yb%EF%BC%8C%E4%BD%A0%E5%9C%A8%E5%9B%BD%E4%BC%9A%E5%90%97%EF%BC%9F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