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主权


大马是否应该签署《消除一切种族歧视公约》引起关注。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兼青体部长赛沙迪高呼马来同胞应觉醒,甚至进一步扬言马来主权概念应终结,结果踩到马来同胞的敏感地带,如今转口说如果公约侵犯马来人特权,则土团党青年团將拒绝以上公约。

大马政府可能于明年首季,签署《消除一切种族歧视公约》的消息,源自于掌管国民团结事务的首相属部长瓦塔穆迪。消息传出后,前巫青团长凯里质疑公约的签署,会抵触宪赋土著特权。

至今为止,已有上百穆斯林非政府组织到国会抗议有关事项,甚至伊党成功號召1500名穆斯林在清真寺游行示威,非穆斯林社群在这些后续反应上,不能只调侃马来同胞在种族认同的上自相矛盾,而应该认真检视马来主权概念在马来人观念中的形成的枷锁,寻求如何解套之法。

第14届大选后政府的确迎来改变,內阁中华裔部长增非巫裔政治版图扩张,让一些人得以见缝插针,马来主权概念就是一个非常好用的武器。说起马来主权来由,有学者认为有关概念形成自我国爭取独立时期,最终促成马来民族主义高涨。然而,前公正党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早已点出,后来的马来主权概念,只是马来政治菁英用以维繫政治权力的手段。

前朝政府使用马来主权概念建立一套政治论述,以吸引马来同胞支持与维护。马来同胞以为特权能使他们获益,最终部分马来人通过马来人主权形塑下的机制进入国家权力机构,但相反的是,更多马来同胞在这项机制下无法突围,依然面对贫穷。赛胡先阿里曾明确表示:只要有一群人以为他们是这个国家的领主,必然后制造偏见、歧视、导致种族之间的紧张和冲突。

但是,要改变数十年来马来同胞的思维並不容易,这需要更多的对话及相互理解。希盟政府上位后的確致力于做出改革,但要带来改变的前提是必须先拥有政治权力。若从第14届大选选票分析,希盟政府並不是一个受马来选民大力支持的政府,为此在推动改革和维持政治势力之间,必须有所选择。在推进宗教议题上,新政府不可燥进,如何加强族群之间的互相理解,是当务之急。前马来社会对于这些改变仍在适应当中。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66725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