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扮演领导角色


2019财政预算案是个“虚惊一场”的预算案,因为敦马一早就玩心理游戏以控制我们的期 望,告诉马来西亚人民2019预算将会是一个“全民牺牲”的预算案,因此当财长林冠英宣布财政预算案后许多中低产阶级的人民都捏了一把冷汗。

笔者除了对交通部在明年1月1日起推出可无限量乘搭巴士和捷运服务的100令吉月费交通卡,感到那是个对社会有长久发展有帮助的政策以外, 其它所谓新的预算案都是对社会长久的发展无关的。

虽然政府需花费2亿4000万令吉来进行此计划, 但除了减轻巴生谷人民交通负担外,倘若政府可以加强现有的交通系统以鼓励更多的人民乘搭公共交通,那么拥挤的交通状况和碳排放量的问题 也可以得到改善,巴生谷的居住条件将会提升。

日前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所推广的包容性经济议程,也没有在这次的预算案里看见有什么 新的发展定位和新动力。马哈迪的向东学习政策是对的,但目标应该是中国不是日本。

过去的5年,中国已经对全球贡献了三分之一的经济增长,可是这个预算案没有看到政府乘势而起,把握中国推广“一带一路”的机会来加强伙伴合作关系,巩固国际航运和国际贸易的地位以引进来更多新的机会,让马来西亚走出当前的经济困境。

另一方面,过去大马主要的经济来源是来自于天然资源和以制造业为基础,但这次的预算 案没有新意,因为除了从其他方面增加税收以外,希盟政府没有明确的发展定位来吸引投 资收入和其他方面的收入。此外,提高最低薪金是好的,但同时必须要有相应的措施减低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

或许希盟政府还在一个学习和协调的阶段,因此这次的预算案没有惊喜也没有什么可持续 发展和对社会发展项目有利的方案,如文化艺术和地区设施的建设等。财政预算案应该是 一套综合的财经规划,所以预算案应该是具战略性的财政政策而不是单纯的分配支援。

它应该具有竞争能力,以面对短期和长远的挑战 和打造一个宜居和更美好的环境。我国目前面对主要的问题还是民生问题,人口老化和低竞争力等等。虽然政府可以给予低收入家庭和中产阶级 一些立即的帮助,但对长远发展的需要没有注入什么新的动力。

509后的展望不可以只是取悦人民,希盟政府更 应该扮演领导人民的角色,带领马来西亚冲出重围让大马再成“亚洲之虎”。 我们已经习惯生活在一种责备文化中,在心理学里有个理论叫归认于系统理论(Blame theSystem Theory),意思是对外在不利己的改 变,选择责怪别人环境或系统本身,而不是检讨自己,从而减少恐惧。

无论预算案怎么 样,都会有人欢喜有人愁,也会有很多骂声和讨伐的声音。 回到个人,笔者认为每个人都应当与时并进求进步和提升自我的价值和竞争能力。倘若我们可以竭尽所能把我们个人的工作做好,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提升我国的竞争力和生产能力催化剂。

原文链接:http://www.sinchew.com.my/node/1812006/%E6%B8%A9%E6%80%9D%E6%8B%AF%E2%80%A7%E6%94%BF%E5%BA%9C%E5%BA%94%E6%89%AE%E6%BC%94%E9%A2%86%E5%AF%BC%E8%A7%92%E8%89%B2


13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