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相信什么?


诚如首相马哈迪坦诚,选举宣言里的承诺,很多都言过其实,只为捞取选票。

这些,我们都能谅解。毕竟获胜才是政治选举的最终目的,为了达到目的而过火夸口,无论是否不自觉或有意识,这些都是选举过程中必然出现的手段。这些,我们真的都能谅解。

但比起选举承诺,我们更重视的不是一字一句写下的誓言,而是背后的真正改变动机与立场。能提供多少津贴,稳定市场物价,这些对人民固然重要,但若背后不是有更大的精神价值在背书,所有糖果都只是短暂的催眠药,甚至可说这是一种掩人耳目的欺诈行为。

我想说的是,希望联盟政府究竟想当一个拓新局的禪让君主,或只是一个披著光鲜新衣、里头却都是腐败旧制的世袭国王?

新政府上任初期,大部分都是毫无贪腐背景的新鲜面孔,许多是打著民主公平的旗帜光荣入阁。那时候就算未见大刀阔斧,至少人民看见的依旧是生气勃勃的改革企图,重组履新的轻盈步伐最可怕的是,ICERD只是一个国际公约,也就是一个普世遵照的未来愿景指標,与各国的法律规范或立国精神並未衝突,但这样一个朝向大同世界的指南针,却已钓出不少领袖的心计。

唯恐自己的利益被剥削,就急著出来否定一个只是纸上谈兵的美好概念。在野党的几个老化孤魂提出也罢,就连寄予厚望的新政府部分成员也跟隨起舞。这不叫愚蠢,这叫无知。

愚蠢只是思考的格局有限;而无知除了格局短浅外,还包括刻意漠视某些重要讯息的情况。也就是说,这里头已经有包括邪恶的念头。若这些就是人民託付的新政府原型,其实也是好事。至少它可以很快让人民体会到,二次政党轮替的愿景不太远。

当人民经历过更多政党轮替后,才会瞭解到为何是一视同仁的好,何谓是固打主义的糟。人民要保持警惕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究竟大马人民未来崇尚的愿景是「西方式民主」,或马哈迪不断暗示的「大马式本土主义」,结果肯定会在下届选举自有分晓。人民也不用太焦急,但肯定要继续保持警惕。这个全球化加速的阶段,世界万事都是考验大马政府的好题材,民主与公平都不会只是单边主义的詮释。那我们该继续相信什么?对我而言,无论面对什么种族、宗教或肤色,只要良心在哪,就归属它。这些至少与选民投票时的想像距离不远。

直到马哈迪一边废除不合理的大型基建合约,一边却又重提国產车梦;一边毫不犹豫地终止300多公里的马新高铁,另一边却执意想重建不到30公里的马新弯桥。

这个逻辑,领袖说得沾沾自喜,人民却开始看不懂了。

直到近期一意孤行想推行的死刑,到部分执政成员党反对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还是那句——这没有对错,但请给人民说明新政府的立场。

就拿上述两件事来放在同个平台说好了。当死刑是站在全民立场,不考虑种族、肤色、宗教来执行,针对ICERD却偏偏又有种族的因素作祟。这种无章可循的曖昧態度,不就是前朝政府就常会使出的招数吗?

人民究竟换了政府吗?还是只是换了一个披著羊皮的狼?

当然,现在下这种定论还算太过武断,毕竟若以內阁各族的肤色比例及国会发言內容来看,目前仍有不少部长或国会议员还是有表现。执政不到半年,就频频拿前朝来比较,实属不公。

不过,若不在这个新官上任的黄金时期,强势反映我们作为人民当初投票的意愿立场,恐怕时间一长,制度一僵,官僚的贪腐鬼魂又重新作祟。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67705


91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