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死拉大


有一些人还是不明白,华社不满拉曼大学学院(拉大)拨款被砍,不是要挺马华,而是挺 我们的子弟,特别是贫苦和中低收入的华裔子弟。 不准拉大涨学费,最好的做法,是恢复政府的拨款,而不是逼马华用党产来补贴拉大学费。 除非马华过去是用拉大来赚钱,那么,人们可以要求它这么做;否则,不应该把责任完全丢给马华。

马华如何使用它的党产,那是它自家的事;它的 党产包括挂牌公司股权和产业收入,要如何使用,也得股东的批准,不能说用就用,这太过常 识。 拉大的确有5亿8000万多令吉的储备金。常识也告诉我们,储备金是用来做未来的发展用途,譬如成立新的分校,设立新校区等等计划作准备,或是为以后的风险和损失而准备。

储备金不是用来作为常年行政和经常发展开销,否则,几年之后就无以为继了。 那么,为什么拉大必须由政府拨款? 政府的收入,来自纳税人内陆税收局在2018年 获得1千300亿令吉的税收,不用问税收专家, 大部分是来自华人纳税人;马哈迪曾经说过,华 人缴税的比率超过80%。

如果政府在2019年预算案中,拨款给玛拉高等 学府和奖学金,达37亿令吉,那么,拨给拉大的 550万令吉,连一个零头都不到。 用计算机按一按,玛拉的1年拨款,等于拉大672年的拨款,太过不可思议。 不要指我从种族角度看问题,我并没有否定玛拉 37亿拨款,大部分是资助贫穷和中低收入的马来家庭,让马来子弟可以免学费,甚至还有生活费;成绩较好的,还送到国外深造。

几十年下来,政府投资了千亿令吉,扶植土著新 一代,新二代,栽培了无数的马来精英;纳税人的贡献不可谓不大。 政府可以无微不至的照顾马来子弟,让他们可以毫无负担,毫无牵挂,还保障了未来;而对华印裔子弟,是施舍连一个零头都不到的待遇吗?

当然,财政部长林冠英说,玛拉是政府的,拉大 是马华的;而且,成立拉大是巫统和马华的默契,和希盟政府无关。 这不符合历史,也违反现实。 从历史背景来探讨,如果不是玛拉只收土著学生,加上当时国内仅有的5间大学严格执行种族固打制,就根本不需要拉曼学院。

拉曼是一种政治妥协,留给走投无路的华裔子弟一条生机,并通过当时马华作为政府一员 来实现。意义上,从拉曼学院到拉大,它都是国家的资产,而马华只是它的监护人。 而拉大收生没有看政党背景,也没有灌输马华政党意识形态,也是事实。 在现实层面,马华并不拥有拉大,真正的拉大法定拥有者是“拉大教育基金会”。

这个基金会有10个信托人,5人是马华委派,另外5人是政府的代表。 基金会有明确的规章,以专业方式管理拉大,包括不以盈利为目标,而以提供高等教育为目的。 如果指拉大是巫统和马华的默契,希盟政府无须接受。那么,玛拉的成立,是巫统的政策,希盟政府又如何看待? 政府不拨款,又不让拉大涨学费,拉大只好自生自灭。拉大成为政治工具,华裔子弟的前 途呢? 拉大最终就是要被玩死的!

原文链接:http://www.sinchew.com.my/node/1815660/%E9%83%91%E4%B8%81%E8%B4%A4%E2%80%A7%E7%8E%A9%E6%AD%BB%E6%8B%89%E5%A4%A7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