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神台上的祭品


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出,明年拨款拉曼大学学院550万,作为发展基金,至于行政开销则是消减为零,让华社错愕。相较于前朝的拨款,从拨款顶额为6千万来看,可见削减了大半数。从这件事来看,政府不是因为拨款不足,而是不要拨款给带有政党性的庠序,大学生顿时成为砧板上的鱼肉。

林冠英指明这是马华的错,学府与政党不应该有关联,两者必须楚河汉界,因此全输拨款仅作为发展基金,以表示並非无视学校发展,而是不认同政教不分。然魏家祥则指出,马华创立拉大,并获得政府公文认同,是与政府结上契约,况且董事部內的马华代表也佔少数。他也强调,马华是创立者,管理则交由独立信託局负责。

当然,这里可以质疑,马华代表虽少,但不代表可以排除前朝时期大家不是“一家亲”的关系,也可能因此成为左右学府內部的行政结构的推手。但事实上林冠英提出分家的要求,背后应该是学术独立的理念,不希望学校与政党有关联,担心学校受到单方面意识形态影响,这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诚如魏家祥说的,纵使如此,从拨款议题上强迫马华接受脱离的条件,则无疑是让大学生成为政治课题的牺牲品。

林冠英甚至提出,马华党产超过5亿,足够顶得住20万人的学府行政开销。这句话听起来总觉得彆扭,他已直接将拉大当成马华的党产一部分,马华将为其负责,完全将政府资助的责任剔除了。

从魏家祥的抨击来看,说明马华不会考虑与拉曼大学学院分割,而是继续谴责财长的偷换概念,逼政府出手解决。最终,祭品被送上神台也只是暂时留在那儿乘凉,谁弄疼了大学生,政治声望可是会暴跌的。林冠英曾说过照顾拉曼生不管党背景,反被魏家祥作为反击的论点,其实也是见缝插针,马华不可能与拉曼大学学院脱离,毕竟名义上他们不是学校的掌控者,却可从学校的荣誉中转取名利。

拉曼大学学院自创立以来,以廉价学费受华裔学子欢迎,也常被说是“半政府半私人学校,一般上学生不太会理会行政上的权力架构,他们只关心更切身的问题,如学费、入学门槛、毕业等。

学生是受益的一群,拨款的骤减,衍生学费调涨的问题,令学生极为担心。一旦涨学费,政府就不得不出手,一面援助拉曼大学学院,一面施压马华,最后也是费时费力。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69017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