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戴志强《中国报》

火箭拿不回的第三票


首相马哈迪以引发种族冲突和加剧城乡差距为由,一口拒绝恢复地方议会选举。这对数十年来疾呼“还我第三票”的行动党来说,无异是狠狠掴上一巴掌。

过去在野的行动党一再强调,地方选举是民主和多元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人民能参与第三级民主治理,掌握切身环境的决策权,这也是公民的培训基地,直接体验基层民主治理。

官话艺术

林吉祥说,地方选举与种族(Race)、宗教(Religion)或统治者(Ruler)的3R无关,但与比率(Rate)、道路(Road)和垃圾(Rubbish)的3R息息相关。

国会是立法者、内阁制订政策、州政府对接中央与地方,最末端的地方政府才是直接面向与接触人民生活和环境的执行者。

民生的“乐与怒”握在市县政府的“小拿破仑”手中,就如县议会主席有权下令老店拆除中文招牌,市议会可提高各类税务和罚款。小小九品县官不断捣蛋,惹怒一众选民,会让高高在上的一品大官失去政权丢掉乌纱帽。

行动党有100个理由要求希盟政府落实地方选举,但这对执政党是画蛇添足的事儿。执政者直接委任自己的马仔掌管地方政府,有官大家做、好处一起捞,本是皆大欢喜的稳定局面,若是地方议会被敌对党夺走,岂非自找麻烦?

房地部长祖莱达早前说,等到国家经济复元,3年后才推行地方选举,可说是“缓兵之计”,马哈迪一开口却是直接否定,让行动党太难堪,不能再保持沉默。

马哈迪拒签反歧视公约ICERD,林吉祥一再用513事件来吓唬华人,马哈迪拒绝地方选举,林吉祥开腔“纠正”引发种族分歧之说,指马哈迪可能没有收到正确资讯。

更讽刺的是,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声称,地方选举并未列入希盟宣言,等到兑现宣言承诺才来推动。

这其实是说官话的艺术,说白了,是等马哈迪不在位才打算。选民投给火箭42个国席的强大政治力量,但行动党被盟党牢牢制衡,不能反制衡马哈迪的种族主义思维。

民选村长

权力早已在行动党手中,10年前火箭执政槟雪两州,就算不能真正落实第三票政策,也可以在拥有政治资源的情况下,实验性展开局部和初步的地方选举。

例如,华人新村的村长选出华人担任,马来甘榜选出马来人当村长,都不会引发种族问题。为何行动党不能要求执政州属的新村和甘榜村长都交由民选,作为地方选举的试金石?这只是一场热闹的乡村嘉年华,就算是反对党的人选赢了,也不会影响希盟的执政权。

任何重大政治改革都不可能一蹴即至,也不能操之过急,,希盟若是有诚意和决心,就不会原地踏步,甚至U转走向回头路。国阵没做或做不到的好事,希盟也不能做,行动党还敢一直骂马华无能吗?

原文链接: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1214/%E6%88%B4%E5%BF%97%E5%BC%BA%EF%BC%9A%E7%81%AB%E7%AE%AD%E6%8B%BF%E4%B8%8D%E5%9B%9E%E7%9A%84%E7%AC%AC%E4%B8%89%E7%A5%A8/

59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