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要和拉曼对著干


连胜文曾问台北市长柯文哲医生怎么看陈水扁,柯答:对他而言,不论连胜文,还是陈水扁,只要来到他的诊所,皆是他的病人。柯的回应,不仅反映他慧黠的机智,同时显见做事所秉持的態度:不分蓝绿,只讲专业。

处理拉曼学院的拨款,原本也该这样。学院產业固然属于马华公会所有,但是,既然乃是攸关教育的工程,则何不回归教育,反倒纠结?结果,学校所得,仅佔教育部总得602亿的0.01%!

破坏已肇,没有想到,财政部始终不愿正视,而是兜兜转转,乱调毕出。先说拉曼储备丰厚,不需三千万令吉之搀扶。既是如此,行动党国州议员人人每月积蓄5000令吉,累积60个月,每个选区也有30万的基金,何必再向民众筹款?

此计不成,转而高调指控拉曼背后,实为马华遥控左右,理当交由校友会管理云云。设想此言確实,那这些年月么拉曼存得逾亿的存款,不是正好佐证拉曼理事会管理財务有方吗?

现在呢,恍然大悟的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遽然转身指控拉曼教育基金会信託委员局,清一色为马华领袖,疾呼政府严正看待;財政部长林冠英隨后紧跟呼应。不论后事如何,显然的是,此事还没玩完。

然则,这些其实都不是核心的问题,而是用作扭转焦点的角本。根本的环节,至今还没得到解答:为何拉曼学院大学的拨款如此微不足道,只能配得2019年教育预算的0.01%之微?

好吧,纵然坐在前排的马华领导,確实不怀好意,不但另有私心,甚至从中图取党利;只要拨款用在学校和学生的身上,舒缓沉重的学费,提升校园之发展,这到底有何不好?

教育之道,终极的目的,不外乎有教无类。从这点说,拉曼现有的结构,显然不是要害。既然都是深造的教学机构,彼此都是高等教育的一部分了;希望联盟为何不能专业大度,偏要面对面对著干?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71663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