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之死,责在希盟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在《消防员之死:新马来西亚的挑战》一文中,指社会各造缺乏互信,不相信有关当局会保护他们的权益,导致了消防员阿迪无辜丧命。他呼吁,希望看到新政治气象实现的每个公民对此事反躬自省,强调实现理想必须建立社会互信和跨族群论述。

其实,梳邦再也斯里马哈马里安曼兴都庙暴力冲突风波中,最该反躬自省的是希盟政府。但刘镇东却用“有关当局已经尽量依法办事”一句话,轻描淡写带过政府的责任。

让我们来检视希盟政府几个失责的地方。

警方撒谎未受对付

其一,警察说谎。受雇于发展商的暴徒袭击兴都庙信徒及毁坏神像,激发信徒的愤概情绪。但是梳邦再也警区扭曲事实,刻意掩饰暴徒的真实族裔身份,将冲突说成印裔袭击印裔,结果火上加油,导致冲突一发不可收拾。

假设梳邦再也警区没有扭曲事实,四个印裔部长就不会受到社群的压力,被迫当天早上召开记者会批评警方不负责任的言论,并要求对相关警察采取纪律行动;也不会有当天晚上数千名印裔聚集保卫寺庙的行为。

至今,撒谎的梳邦再也警察没有受到对付。

其二,警察是否与发展商勾结?首相署部长瓦塔穆迪声称,案发时间是凌晨2点30分,可是梳邦再也警局巡逻车却在4点15分才姗姗来迟,镇暴队更迟至6点才抵达。但全国总警长却说,警方于凌晨2点40分收到通知,一组人已于2点50分抵达,警区主任在30分钟后抵达。

根据信徒的说法,原本聚集在庙里的人并不多,遭受袭击时,他们打电话求援。其他信徒赶来庙地,从外部包围庙里的暴徒,然后再围殴暴徒。警察和信徒都从附近的地点赶来,若警察确实在20分钟后抵达,为何无法制止暴力升级?警察的行为令人怀疑。希盟的民意代表曾怀疑警察与发展商勾结,要求彻查此事。

至今,政府没有调查双方矛盾的说辞,也没有调查该区警察是否与发展商勾结。

希盟缺乏问责改革

其三,警方部署与防暴不力。第二天晚上,警察知道数千人已经聚集在兴都庙,却没有派足够的警员维护秩序,这与过去警方处理和平大集会的做法大相径庭。在场的警察大多数时候作壁上观,没有在纵火和破坏资产时马上逮捕违法者,没有用催泪弹与水炮车驱逐使用暴力的滋事者,更没有警力保护消防员阿迪的人身安全。

至今,希盟内部没有检讨此事,完全接受警方的说辞,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其四,政府缺乏问责精神。在事件发生接近一个月后,希盟政府没有惩罚任何警察,没有内政部高官辞职下台,没有彻查此事及在国会发表白皮书报告。相反的,政府任由保守舆论煽风点火,将矛头指向首相署部长瓦塔穆迪。

其五,没有界定问题根源和提出制度改革方案。当首相马哈迪下令,此后禁止寺庙随意建在非规定土地,任何宗教场所的建设须获得地方政府同意。这个政策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因为掌权者没有扪心自问,为何这么多非穆斯林的宗教场所建在空地、店屋或住家?

没有正义分配土地

答案肯定会让掌权者不舒适。因为地方政府鲜少在社区规划中保留土地给非穆斯林的宗教场所或学校,而是让发展商承担这个责任。这个种族主义和不平等的制度需要被纠正,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必须订立新政策,公平拨地给各个宗教场所,如此才能彻底解决非穆斯林随意设立宗教场所的问题。

希盟政府在大选宣言中扬言要成立警察投诉委员会(IPCMC),以打造专业与中立的警队。但是掌权7个月后,警察投诉委员会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政府也没有采取其它措施强化警队的专业操守,譬如提供人权培训或制订反酷刑法。

希盟没有马上改革警队,警队在兴都庙风波中严重失责及造成阿迪之死,这是希盟不可推卸的政治责任。

其六,雪州政府的软弱无能。雪州政府没有尽早为该庙寻求解决方案,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希盟领袖的说辞是,因为庙地是私人土地,政府不能做什么。但请不要忘记,当年林冠英怎样处理槟城豆蔻村(Kg Buah Pala)事件?他曾恫言,若发展商不妥协及强力拆屋,槟州政府不会批准发展商在该地放一块石头。结果,发展商被逼妥协。

任何发展计划都要经过政府的批准,若政府态度够坚决、够强硬,站在人民这一边,没有发展商会选择与政府对抗。问题是,雪州政府为何如此软弱?为何不善用政府机制向发展商争取最符合人民利益的方案?

症结是无法制衡首相

综上所述,希盟政府严重在兴都庙风波上失责,却被刘镇东推得一干二净。希盟政府不愿面对失责的事实,尤其是打着改革旗号的行动党和公正党,原因是他们知道问题却又束手无策。

真正的问题在于,希盟各成员党不是平起平坐。首先,他们已经无法制衡首相马哈迪,一反大选前他们声称能指挥和利用马哈迪的豪言壮语。于是,马哈迪宣布第三国产车计划,支持马新弯桥工程,大力推动土著经济项目,威胁巫统议员跳槽到土著团结党。其它希盟成员党领袖不是全力护航,就是装装样子小骂大帮忙。

然后,希盟各成员党完全无法影响土著团结党控制的内政部。照理说,土著团结党的内阁部长是少数,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掌控大多数的内阁议席,若多数议决要求对付警察和改革警队,应该是轻而易举之事。

然而,从废除恶法和改革警队迟迟无法兑现,再加上兴都庙风波中警察完全免除责任的现象可知,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完全无法施压内政部。此外,无国籍印裔的公民权没有下文,赵明福命案重新开案受阻,也是内政部的问题。由此可见,慕尤丁和总警长完全不听内阁的多数阁员指挥。

刘镇东勿转移视线

当人们批评四个印裔部长违反内阁集体负责制的精神,也应该问,内阁真的可以集体决策吗?土著团结党听不听内阁的号令?

所以,请刘镇东不要鱼目混珠和转移视线,把问题从希盟的无能转移到“社会各造的互不信任”。警察的失灵,州政府的软弱,土著团结党的霸权支配内阁,才是引发族群情绪和不满的主因。

政党轮替后,希盟政府的真正挑战是制衡马哈迪,支配土著团结党去落实希盟的政治议程,这是再清楚不过的改革挑战。当刘镇东包装论述,掩饰希盟的责任和内部矛盾,拒绝坦承这是真正的挑战,我们不必期望局面会变得更好。

希盟正副部长操盘的政府失灵,消防员阿迪才会无辜丧命,这才是事实,这才是挑战。

你们的手上,染满阿迪的鲜血。

原文链接: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57658


22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