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理由拖延执照申请,10问卫生部交代洗肾中心风波


针对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日前以问与答方式解释当局查封爱心洗肾中心事宜。拯救洗肾病人委员会今天同样向李文材提出10道问题,希望他针对该风波给予民众更完整面貌,而非选择性提出只对当局有利的资讯。

该委员会总协调吴健南代表该委员会向李文材所提出的10道问题如下:

1. 为何您如今有空到森州晏斗补选助选,之前却不曾到芙蓉慰问和关心有关被当局安置的274名洗肾病人?

2. 为何卫生部于今年3月29日,再度以一些技术性理由包括不符合消拯局要求等,拒绝了院方的执照申请?是否在特意为难院方重开有关中心?

3.倘若院方从今年4月开始无能力继续为其13间分院提供药物和职员薪金等支援,卫生部是否已有妥善方案安置有关超过5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洗肾病人?

4. 为何于2月14日查封该院前,即便院方已委任新管理层和聘请专科医生,卫生部还是坚持吊销该院执照和进行查封?包括挑起其它不相关的土地拥有权问题?

5. 作为非政府机构,卫生部是否有权强迫洗肾中心院方只申请洗肾中心执照而不申请原有的私人医院执照,包括强迫他们动用本身资金和资源继续经营有关洗肾中心?

6. 于2月14日查封该院后,卫生部是否有承诺会妥善安置有关274名来自该洗肾中心的病人?卫生部是否拥有这方面的法律责任,还是可推卸给其它私人医院或私人洗肾中心?

7. 在3名被当局安置和去世的洗肾病人当中,有1名死者家属投诉是芙蓉中央医院的拖延洗肾导致其亲属去世。卫生部是否有向死者家属开档调查和提呈报告?

8. 卫生部宣称该3名死者的死因归咎于末期洗肾病人。请问这方面是否有初期和末期洗肾病人之分?以及相关的医学和科学根据。

9. 若卫生部当初宣称已妥善安置有关病人,包括安排他们从芙蓉舟车劳顿到偏远医院如淡边、日叻务、瓜拉庇劳、加影等地洗肾,是属于所谓的“妥善安置”。那为何从4月起又将这些病人分阶段转移到芙蓉市内的私人医院?

1o. 由于有关医院原址的土地属于联邦政府拥有,卫生部或联邦政府是否有权接管有关医院拥有权?需要通过什么法律程序?

吴健南也透露,对于卫生部至今一再特意为难和拖延院方的执照申请程序,尤其在院方早前已在法庭承认当局的无牌经营医院控状后,于上周五(3月29日)再次正式否决院方的执照申请,并提出一些有的没的技术性理由,包括消拯局条件、技术图册等。该委员会感到高度遗憾和不满,并抨击当局显然有强烈的政治报复动机,并以一众洗肾病人的安全和健康作为赌注。

虽然李文材一再强调其它13间分院拥有独立执照可独立运作,但根据该委员会向一些分院管理层所了解到,他们的药物和人力资源都是由总院所提供。而在总院至今无法获得经营执照和被查封的情况下,这些分院很可能从4月起就无法继续运作,导致超过5百名洗肾病人分分钟将会被中断相关的洗肾服务而面对生命威胁!

#吴健南 #爱心洗肾中心 #卫生部 #森美兰 #森州 #李文材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