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视希盟执政一周年:经济篇——政策不当人人喊苦


大马与其他东盟邻国,正面临全球需求降低和美中贸易争端恶化的风险。经济学家、评估机构、再到国行预计今年经济成长介于4.3至4.8%,低于政府的4.9%目标。受全球和国内经济不确定性增加,贸易局势紧张以及与商品相关行业长期疲软等影响,经济增长将面临下行风险。

财政部长林冠英在当官一年,还是不改反对党本色,无视信贷评级机构和专家的警告。在全球经济陷入不景的同时,大马经济也因此遭受外资撤离和股市大跌等信心不足的因素影响下,经济更是雪上加霜。希盟非但不正视问题,反之怪罪信贷评级机构和专家的报告不可信,而马股更因为财政部长的多次失言,而造成不必要的股市大跌。

希盟执政国债暴增

希盟执政的一年内国债暴增,是有根据的。相比国阵政府时期2017年年底的6860亿令吉国债,希盟政府在509上任后,直到2018年年底的债务已大幅增加542亿令吉,达到7410亿令吉。而最新的数据显示,到了2019年3月底,希盟更令国债迅速攀升至7770亿令吉!

国家银行截至2019年4月30日止,国际外汇储备达1034亿美元(约4286亿令吉),较4月中的1035亿美元(约4290亿令吉)减少1亿美元(约4亿1000万令吉)。目前,外汇储备足以融资7.4个月保留进口。这点无疑让人感到担心。

征收新税引涨价潮

废除消费税导致国家收入减少,希盟政府在上任后唯有不断新增税收,如汽水税、离境税、数码税、排污费起价、就连水电费也酝酿调涨,引发连串骨牌效应。商家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造成物价攀升,人民苦上加苦。若当初没有废除消费税,而如今就无需扩大税务架构,征收新税。

土著经济政策不亲商

在“新马来西亚”口号下,原本应检讨扶持土著社群的经济政策,不以种族导向发展经济。但是,政府还是选择走回旧路,以保护政策的手段追求缩小土著和非土著的经济鸿沟,但这项政策几十年了依然无法成功。

过度保护土著经济,未来更可能还会重演像普腾的事件,最终成为拖累国家经济的甩不掉包袱。希盟继续落实偏帮土著、歧视非土著的扶弱政策,而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也宣布政府将加强土著经济议程,希盟政府继续推动带有种族歧视的扶弱政策来施政,忽略其他族群,有背于扶弱政策。政策的不亲商,也无法增加国外投资者对我国的信心。

马币崩跌冲击进口

国行银行7日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OPR)下调25基点至3.00%,以刺激经济成长。马币兑美元汇率一度贬至4.15水平,稍后回稳在4.1470水平。截至5月8日早上9时,马币兑美元跌至4.1480/1510,低于前一天的4.1470/1500,这也是自今年1月3日跌至4.1460/1500兑美元以来,最弱的表现。

总体来说,自去年5月8日至今,马币兑美元汇率在一年内共贬值5.04%。对于进口领域更是一大冲击。对于一些厂商,马币暴跌导致他们的成本增加。如果马币继续疲弱,对整个国家是不利的。

马股跌外资撤

其实去年5月全国大选后,马股指标富时隆综指就不断下跌,至今已跌了14%。市场认为马股将继续下跌,因自从希盟去年5月入主布城后,就开始紧缩财政,而且对于未来发展毫无方向。

在亚洲各国股市都处于上升趋势之际,马股跌幅达 3.5%,表现全球最差。而且专家预料马股颓势将延续至明年,足见在希盟执政下,前景一片黯淡。

马股下跌其他原因还包括,全世界最大的国家财富主权基金“挪威主权基金”,宣布不再投资大马之后,伦敦富时交易所也警告大马政府,将要调低大马的债券和伊斯兰债券评级。这主要是政府执政以来,迄今仍未推出国家经济方向的政策。

从2019年开始至今,我国是东协之中, 外国资本流出最多的国家。就在3月份的首6个交易日,外资就在大马股市中,撤走了10亿6000万令吉。希盟政府执政10个月后,大马股市尚未恢复,外资仍对希盟部长没有信心。

紧接下来,在国家银行减息0.25%,指标隔夜政策利率降至3%,意味着未来马币将继续承受卖压。这也是国行2016年7月以来首次调低利率。

腰斩再恢复大型计划

希盟在执政后采取暂停部分大型工程项目,直接打击到国内的经济发展,许多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受到牵连。最近在首相敦马哈迪访华后,之前被喊停的数项大型计划全面复工,这也印证着希盟政府之前的不当决定,撤销大型计划的影响层面极广,特别是在经济不景时候,影响尤其显著。

棕油滞销出口无门

欧盟决定从2030年起全面禁用棕榈油。法国还立法禁止在2020年后使用棕榈油的相关产品作为生物燃料。马来西亚棕榈油的第二大出口地正是欧盟,相关产业受到重创,对65万农民和200万相关领域的从业者而言,油棕业陷低迷,棕果收购价更跌至每吨300令吉以下,对园主无疑是一大打击。

马来西亚在短时间内几乎无法寻找到替代市场。在首相敦马访华后,中企的购买量占马来西亚对欧洲出口量的80%。棕榈油是马来西亚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而中国是马来西亚棕榈油的第三大买家。2019年1月,马来西亚对华出口的棕榈油同比增加了64%,才解决了大马的问题。

问题是,原产业部长郭素沁不但没有积极解决棕油滞销的问题,反而却积极的在国内推广“爱大马棕油”运动,只会搞喝红棕油的噱头, 希盟政府的经济决策和处理不当,导致小园主有苦自己知。

把钱用在错的地方

希盟政府在高喊国债高筑之际,却选择性的把钱砸在发展第三国产车和飞行车。国家富强的基础不应建立在第三国产车计划。

总括而言,人民只希望希盟政府政策亲商、打造公平竞争的经商环境、重用绩效和人才、提高企业的竞争力、让生意人可以赚到钱。商家赚到钱,打工一族薪水自然获得调高,而人民就可以安居乐业。

#希盟 #经济 #国债 #新税 #马币 #马股 #外资 #棕油

0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