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视希盟执政一周年:政治篇——新政府走旧路


希盟执政后,他们所面对的最大攻击不是来自反对党。相反的,是来自他们自己的竞选宣言。

虽然首相敦马说,他们没有想过会执政,而希盟宣言里的承诺更不是圣经,试图借此开脱责任。无论如何,这份宣言仍是他们成绩单的对比和参考。

体制改革,毫无进展

希盟宣言第二章提到的“民主革新—体制变革及民主深化”,共列明19项承诺,但里面大部分不是违背宣言就是没有落实。

他们当选前说要限制首相任期,但至今好像没有人敢提起这项宣言,就连所谓的候任首相安华,也不敢追问敦马几时把首相的棒子交给他。

说好要革新反贪会、把检控权从总检察署分割出来、保障选举制度的透明度和现代化,结果统统没有做到。

反贪会依旧听从首相吩咐,总检察长依旧在提控和撤控拥有无可挑战的绝对权力,而所成立的选举改革委员会,敦马委任曾饱受净选盟抨击的前选委会主席阿都拉昔带领,他也是土团党副主席。这一切的手法,无疑把国家带回敦马担任第四任首相的国阵时代。

疯狂招揽政治青蛙,民主大倒退

这期间我们也看到,敦马不断操弄民主程序。原本只有13席国席的土团党,通过收纳巫统国会议员跳槽,使议席增至22个。壮大土团势力的同时,使希盟成为一个拥有三分二优势的执政阵线。

在招降巫统议员中,敦马把原本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罗纳建迪也拉过去,准备违反宣言中的第16项,就是让反对党担任公账会主席职。但经过公正党的努鲁强烈反对,最终敦马妥协,委任巫统妇女组主席诺莱妮出任此职,才平息这场风波。然而在这场风波中,最为可耻的是,42个行动党国会议员集体静静。

说好要管制政治献金,行动党大大小小补选依旧拿着箱子向公众筹款;说好要提升官联公司的管理至国际标准,不会委任政治人物为官联公司的董事,但是在大选后我们看到首相马哈迪亲自担任国库控股主席、经济部长阿兹敏受委为国库控股董事、就连满口粗话的前行动党党员丘光耀受委为马中商务理事会总执行长,这是什么情况?

对于东马的承诺,希盟极尽玩弄东马选民的智商。说好要给20%石油税给产油州,事后反悔,改变石油税的定义,变成石油盈利税;不仅如此,说好要恢复东马沙砂两州“邦”的地位,特别在国会搞了一个动议修宪,却把原来的条文分成两段。他们说这样就是恢复沙砂两州复邦的修宪,结果修宪二读无法通过,他们把责任推给反对党,是东马的选民比较好骗吗?

在宣言中,他们承诺让财政预算案更透明可靠,执政的首三年,5 成的发展预算将用于经济发展最落后的5个州,即沙巴、砂 拉越、吉兰丹、登嘉楼和玻璃市,有吗?答案是没有。

承诺废除“恶法”,“恶法”依旧在

第27条说好的要废除恶法,有吗?也没有,之前被他们说得一文不值的法令,如今他们都静静留下,包括1948年煽动法令、1959年预防罪案法令、1971年大专法令、1984年出版与印刷法令、2016年国家安全委员会法令、1997年刑事法中的和平集会与危害民主刑法 、1998年多媒体法令、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法令(SOSMA)、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2015年预防恐怖主义法令(POTA)等等。然而却执意违背民意,要废除死刑。从这里完全体现希盟讲一套做一套的执政风格。

这一系列承诺中,惟有调查1MDB、联土局和人民信托基金和朝圣基金做到,但更多时候,希盟以这些还在调查或审讯中的课题打击前朝,借这些课题掩饰自己的无能。

当然,他们也只能做到这样,难道人民还敢对这样的政客有所期待吗?

#希盟 #违背承诺 #政策

40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