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换汤不换药且疑点重重,教部敷衍华社为爪夷文打开缺口


针对昨日教育部发布的媒体声明,把爪夷文书法的授课权力交予该校家教协会、众家长及学生,马青总团教育咨询委员会主席黄欣平认为教部副部长张念群应站出来白纸黑字提供明确资讯,以免华社长期活在恐慌中。


黄欣平表示,该声明的轻描淡写不仅在敷衍华社,还为爪夷文学习的执行方式增加空间。同时,她也指出几项疑点:


1、学校的最高管理权为董事部,为何授课的权力交予家教协会、家长及学生?换句话说,教育部企图边缘化董事会?


2、既然有权选择是否授课,为什么必须把课文预先影印到正课课本,而非课外读本?难道教育部欲掩人耳目,并从课纲上做出调整,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教育工作者在为了达到教学目标下,无可奈何的授课该单元?


3、声明中提及该单元不会出现在任何的测验或考试,问题是该决定是否只有效于2019年?是否2020年课程开跑后又U转?


4、Khat是一种艺术性书法。这种书法以阿拉伯文作为基础,被众穆斯林信徒广泛使用。它是可兰经经文主要的传承方式,曾经一时更因信徒们拒绝用图像象征上帝,推而求其次,用它来替代由此可见,该书法的地位是高度受重视,且备受推崇的。


反观爪夷文则是阿拉伯字母加上一些额外的爪夷文字母来书写的马来文书写方式。该书写方式原是马来文官方的标准书写方式,但后来已逐渐被罗马字母取代。因此,该书写方式用处仅限于宗教和文化事务。看来,教部对两者也分辨不清,一时又说Khat,一时又说爪夷文?又或者是同化政策下的试水温举动?


5、既然趣味语文学习可增加种族间的互相了解,那么为何只是规定华小和淡小学习爪夷文?国小国文课本是否也该加三页的中文楷书及 brahmi 书法呢?如此情况之下才能达到真正的全民教育。


“身为华教在教育部的人民代义士,张念群必须让华社清楚了解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非积极配合部长掩人耳目的行为,为了官位置华印裔社会民意于不顾。”


黄欣平促请张念群针对以上疑点提出合理言论,用行动证明她是一位当家者。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