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麻痹、肺痨久违爆发,希盟施政无能,人民无辜送命!


大马卫生部日前宣布,时隔27年后,小儿麻庳症在大马卷土重来!

一名来自沙巴斗亚兰的3个月大婴儿,因发烧四肢无力而被送入加护病房治疗,过后被证实感染一型小儿麻庳病毒(VDPV1)。

消息一出,立刻震惊本地和外国媒体,包括《新华网》、《新浪网》、《星岛日报》等都报导了此事。

须知,大马最后一宗小儿麻痹症病例是在1992年。在2000年10月,我国跟其它西太平洋区国家已经共同宣布是没有小儿麻痹症的国家。

据报导,自1972年以来,小儿麻痹症的疫苗已加入在国家免疫计划中,持续到现在。2008年起,国家的免疫计划更是加强,从口服疫苗演变成注射疫苗。

然而,为什么小儿麻痹症在时隔27年后,仍能卷土重来?

如果大马卫生部还没有失忆,一定能记得今年9月,菲律宾南部的一名3岁儿童才感染小儿麻痹症病毒。这也是菲律宾相隔19年后的第一宗病例。

尤记得当时我国卫生部长祖基菲里还保证,大马在密切监视菲律宾的事态发展,并将继续采取包括免疫计划在内的各种预防措施,特别是在距离菲律宾最近的沙巴州。

然而言犹在耳,世界卫生组织(WHO)实验结果显示,这次大马沙巴婴儿所感染的病毒,正是与菲律宾早前所发现小儿麻痹症病毒存在“基因关联”,直接打脸了我国卫生部!

此事令人质疑的是,为什么卫生部“早知道”该国病毒对大马的威胁,却没有做好预防措施,直至爆发久违27年后的首宗病例后,才姗姗来迟的说要推广小儿麻痹症的预防教育?会不会太迟了?

虽说注射疫苗的责任也在父母身上,但这已不是大马卫生部第一次失职,对于国内危及生命的传染病问题处于被动的状态。

明明前朝已给卫生部留下完整的防疫机制,卫生部却屡屡在防范传染性病毒案件上处理失当,一次又一次的断送国人无辜的性命。

比如今年9月发生的槟城学生因肺痨病逝的案例,正因卫生部和医院的疑似医疗疏忽,把肺痨的症状当成骨痛热症,最终才导致学生不治身亡。

有关当局可能以为肺痨早已绝迹大马,而轻易的忽视了它的存在和危险性,但实际上没发生,并不代表它永远都不会发生!

明明肺痨在这个年代已不是什么不治之症,明明只要得到适当的医治,肺痨病人很大机会就能痊愈,但是病人最终却落得这个下场,这怎么能叫人不痛心?

最心寒的是,肺痨事件发生后,卫生部也没有进一步的采取行动,以提高人民的防疫醒觉,反而是随着时间过去,以为让国人逐渐淡忘了就算。

也比如吉兰丹州瓜拉格巴迪族原住民传染病事件,当时事件发生一个月后,才引起卫生部的关注,最终导致15名原住民逝世;甚至更早之前的柔佛巴西古当金金河毒气和空气污染事件,在防范措施上,卫生部的处理方式也令人摇头叹息,至今都没有给予受害者一个明确的答案。

在希盟执政底下,我们可以看到,卫生部不但没有预防传染病发生的能力,反而是等到事情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之后才要说防范、才来说道歉,但总是为时已晚!

在这些剥夺多条人命的死亡案件上,卫生部的无能和失职难辞其咎!

#大马 #卫生部 #小儿麻痹症 #沙巴 #病毒 #疫苗 #菲律宾 #世界卫生组织 #传染病 #肺痨 #防范 #原住民 #吉兰丹 #柔佛 #巴西古当 #金金河 #毒气 #空气污染

21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