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拉曼以诚信及透明化办校,如今却遭财政部打压


自去年以来,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课题就引起各方关注,整个事件起因于希盟执政后,财政部决定不再发出行政拨款给拉曼。我们若要真正了解这项课题,就不能不回顾拉曼的历史。拉曼学院于1969年2月24日由马华所创办,作为一所非营利的高教学府,其创校宗旨是为那些因为固打制而无法进入本地大学,又负担不起海外深造高昂费用的低收入华裔家庭,提供另一个升学的选择。


目前,部分有心人士指控拉曼拥有超过6.34亿令吉的储备现金,甚至说马华从政府拨款和大众捐款中牟取私利。在2019年11月30日马华中央代表大会前所举办的汇报会上,拉曼理事会主席拿督斯里廖中莱针对拉曼所面对的指控,包括所谓储备现金和大学学院所有权的课题,做出了详尽的解说。


拉曼的确拥有充裕的储备,但这笔储备金,是来自于拉曼教育基金会信托局和拉曼理事会过去50年的审慎管理和投资策略,而稳健累积下来的。自70年代起,拉曼便开始每年筹募建设基金,通过向公众筹募捐款以发展校园,其中还获得许多著名慈善家的慷慨解囊。拉曼多年来兢兢业业的善用捐款,谨慎投资和管理资金,才一点一滴累积至今日6.34亿现金储备的规模。


谈到拉曼现金储备的规模,我们常常忽略个中的真正意义——国内又有多少家公立或私立大学,能在良好的管理下累积充裕的储备金?而更令人敬佩的是,在持续保留并增加储备金的同时,拉曼依然有能力为广大学子提供可负担的优质高教。我们借用亚航“人人都能飞”的标语,拉曼大学学院的标语便是“人人都能读大学”。


拉曼管理层在50年里一点一滴慢慢累积起来的储备金,是富有远见的,都是为日后能够拥有充裕的资金,以进行增设校园或增建新校舍的长远工程。唯有具备强大的财务能力,拉曼才能在有需要时,拥有足够的伸缩性去决定建设和扩建校园。拉曼作为私立教育机构,不能像政府大学,在进行扩建和提升时,向政府要求援助。


作为私立教育机构,拉曼还有许多需要加强及提升之处,才能成为世界顶级的研究型大学。需要加强和修缮的部分不仅仅限于硬体方面,如建筑、设施和教材的提升,在软体设施方面也需要兼顾得宜,而这些都需要动用庞大的资金才有办法做到。6.34亿储备金看似一笔大数目,但拉曼要自我提升成为如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般的世界顶级研究型大学,为此目标所需要的资金,这笔数目可谓杯水车薪。为吸引世界各地人才并资助研究工作,拉曼确实需要强大的财政能力。


此外,储备金的存在能确保拉曼得以在恶劣的环境下保持运作。诚如拉曼信托局成员丹斯里刘衍明所说,管理层每年需要超过1亿令吉作为支付给员工的工资。而拉曼行政费也逐年增加,从2013年的1.403亿令吉增加到2018年的2.32亿令吉,这数目只是计算拉曼的行政费而已。


拉曼是在1965年公司法令下注册成立,其所有营运开销都受到大马公司委员会(SSM)的管制。另外,拉曼还要配合教育部、贸消部和财政部的规定。对比其他国内大学,拉曼面对更多的管制和监控。此外,拉曼的账目每年都需要根据国际会计标准审计,并提交至大马公司委员会审查。


然而,虽然事实如此,但是那些声称马华可以随时挪用拉曼教育基金的说法,还是时有所闻。其实这都是政客的有心操弄,因为教育基金只能用于运营和发展拉曼。即便有一天拉曼理事会决定让拉曼关门大吉,这笔基金也不能分配给马华。在拉曼宪章里便清楚阐明这一点:此基金只能转移到政府尤其是内陆税收局所批准的另一个机构。


拉曼的运作数十年来都受到严格管制,但还是处处被针对,特别是换政府之后更是备受打压,让人感到费解。拉曼理事会的14名成员中,就有5名成员是来自政府的财政部和教育部代表,以确保拉曼运作符合政府规定。


除了5名政府部门代表负责监督拉曼的日常运作及行政事务外,另外2名分别是拉曼校友联合会主席和拉曼校友总会会长,作为独立成员,他们也负责监督理事会,以维护拉曼的前程和利益。拉曼校友总会的代表便是拿督叶国煌,基于政治因素,其组织获得政府4000万令吉的拨款。


在如此多名杰出成员守护拉曼的情况下,如果拉曼在日常行政或运作方面处理不当,或者理事会成员从中牟取私利、滥用政府资助做不正当的开销等,那么理事会的14名成员,包括教育部和财政部代表,以及拿督叶国煌等都负有不可逃避的责任,有必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因此,如果拉曼管理层在过去50年出现任何问题,政府部门的代表理应早已提出来修正。然而拉曼从以前就一直获得政府的常年资助,而政府代表并没有提出任何意见。不仅如此,理事会成员在财务上精打细算,才使拉曼拥有一笔充裕资金,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没有人能否认,马华为低收入国民成立拉曼,是一项具有远见的决定,而拉曼若要持续进步,就需要人才和精英的管理,把教育机构托付给专业人士是睿智的决定,也才有了今天享誉国内的拉曼。拉曼从学院升格为大学学院,并在国内设立了5所分院,其中一所位于东马的沙巴。


今天,拉曼行政拨款沦为财政部长林冠英手中一枚用来要挟马华的政治棋子。更让人感到气愤的是,政府或林冠英本人要求马华“放手”不介入拉曼作为条件,并宣称已通过拉曼校友总会拨了4000万令吉给拉曼。


政府的行政拨款和现在林冠英所谓的4000万令吉拨款,两者有何差别?虽然有人可能会说,都是同一笔钱,但是这笔给校友总会的4000万令吉的拨款,和拉曼应得的行政拨款,完全是两码子事。拉曼的行政拨款是时任教育部长敦胡先翁于1972年8月22日在国会提呈特别机制成立拉曼学院时,承诺政府将1元对1元资助拉曼学院,以便国民能享有可负担教育。


当拉曼学院于2013年升格为大学学院,内阁承诺给予资助,中央政府在2012年12月5日的内阁会议上批准了顶限为6000万令吉的常年拨款,而1972年所签署的协议之后被撤销。


因此,拉曼的行政拨款是通过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合约,规定政府直接资助该大学学院。在过去50年里,拉曼一共获得政府资助13亿5300万令吉,最后一次是在2018年财政预算案获得3000万令吉拨款。第14届大选换政府后,拉曼的行政拨款却被林冠英取消。从此,林冠英以财政部长职权,把2万8000名拉曼学生的前程当做自己的政治筹码,先后完全取消了行政拨款,并陆续削减发展拨款,从2019年财政预算案的550万令吉削减至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100万令吉。


按照法律规定,任何对拉曼的资助,行政补助或拨款都必须直接拨给拉曼,而不是通过第三方,无论它是为拉曼的福利而设立的基金会。政府不应该通过一个非政府组织或基金会,从后门“反向接管”拉曼,因为它不能使用“拉曼”的名称,无论是首字母缩写和徽标,都是其拥有者的注册商标。政府把新成立的基金会当作拉曼的代表来接管其合法拥有者的角色,尤其是拥有者早已经注册其商标,这是大错特错的。请问政府对版权的尊重何在?通过目前的举措,政府也给人们制造混乱。


拉曼接收了政府的行政拨款,需要对每一分每一毫的去向交代清楚,列明在账目里。即便接下来拉曼校友总会真的把4000万令吉的拨款,悉数捐给拉曼,有关款项的会计处理也只会列明是非政府组织的捐款,并让拉曼教育基金发出免税收据。然而,校友总会是否真的捐出4000万令吉给拉曼还不可得知,因此大众必须针对这笔4000万令吉财政预算案拨款,持续向校友总会和林冠英追究责任。


但是,拉曼入不敷出的困境终究是没有解决。


由财政部长一手制造的拉曼拨款风波,已让大众厌恶并为拉曼感到不忿,连街头小贩都纷纷挺身为拉曼筹款,人们的情绪也反映在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的惨败。拉曼提供廉价又优质的高等教育是值得鼓励的,林冠英不应该对其展开疯狂报复。借美国众议院前议长萨姆·雷本的一句话来形容林冠英,“任何人都可以摧毁一个谷仓,但只有好的工匠才能把它建回去”。

49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