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末期病患不理死活、忍到丧命还要忍?森行政议员应辞职!


【森爱心洗肾中心查封风波】

对于森州掌管卫生事务的州行政议员威拉班,连日前去到其中一名逝世洗肾病患刘国生的丧府吊唁,都还呼吁一众洗肾病患继续暂时忍耐,以让卫生部解决该风波。马华公民社会运动局感到忍无可忍,并斥责当局指病患已忍耐半个月忍到命都没了,还要人家如何忍耐?

该局主任吴健南进一步指出,虽然威拉班也否认当局如今要求这些病患自行到外头寻找私人中心继续洗肾。但他强调,当局从一开始就草率和不负责任地把该些洗肾病患,犹如人球般踢到路途遥远的森州各地甚至外州医院洗肾,形同在折磨他们或强迫他们自寻出路,与弃之不顾或任其自生自灭无异。

他也认为,既然威拉班和卫生部长祖基菲里从一开始当爱心洗肾中心甫被查封时,就一再言之凿凿公开保证当局已妥善安置该些病患。那么如今他俩理应贯彻新大马民主问责精神,为当局涉嫌疏忽或安排失当导致2名病患相继死亡事件负起全责,为此引咎辞职并向民众道歉。

此前,对于威拉班针对2名森州洗肾病人相继离世而指他们是末期肾病病人。吴健南也斥责森州政府和卫生部在这方面根本就是冷漠无情和推卸责任。并反问当局难道是末期病患,就可不理他们的死活,草菅人命?

吴健南强调,连已阐明不打算向当局追求任何责任的其中一名死者刘国生家属,都已开腔向当局表明希望其父亲的不幸遭遇,可唤醒当局关注和妥善安置其他来自森爱心洗肾中心的病患。没想到当局不但没有尊重该死者家属的感受,或虚心聆听他们的悲痛肺腑之言,反而指是病患本身的末期病况造成死亡。

吴健南进一步抨击,这些洗肾病患的接二连三逝世,跟卫生部和森州政府的失职存有直接关系。包括在未有妥善安置计划的情况下,于早前仓促和强硬关闭森爱心洗肾中心。然后把这两百多名病患当人球般,草率分配到各个中央医院或私人中心后,就缺乏密切跟进和监督。

结果在一时无法负荷该些病患定期洗肾要求的情况下,导致身心疲惫的他们被迫洗肾到半夜,或被多番拖延洗肾,乃至最终断送宝贵性命!

更严重的,该爱心洗肾中心自2月14日被当局查封后,至今半个月还是被废置而不知命运何去何从?不管是要让原有管理层重开,还是政府本身要接管,当局在查封前就理应做好相关规划,确保该硬体设备完善的中心,可在最短时间内重新运作,以满足这批人数庞大病患的需求。

也是马华亚沙区会秘书的吴健南,也要求当局确认,除了上述2名死者,是否还有更多相关洗肾病患如坊间传言般也相继病逝?并要求卫生部长祖基菲里亲自问责和尽速公布该部门在此事件的紧急应对措施,避免牺牲更多无辜病患的性命。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