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智礼留下宗教渗透学校后遗症,教育界从此永无宁日





《亚洲前哨报》(Asia Sentinel)日前作出惊人爆料,原来教育部前部长马智礼在任期间,安插了5名伊斯兰活跃分子在教育部和政府大学!因此,即使马智礼已经在1月2日“交还”部长职给首相,但其实他也已经“功成身退”,成功让宗教渗透我国的高等学府,震撼整个教育界。


事实上,伊斯兰学者出身的马智礼表面上被奉为“开明派”,然而在他上任教长20个月以来,除了将有宗教背景的人士安插在教育界之外,他企图将教育宗教化的野心,其实早已有迹可循。


2018年8月,由马智礼掌管的教育部就宣布,即将在2020年于国民型小学,即华小及淡小四年级的马来文课推行介绍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元素的课程。掀起争议后,虽然马智礼声称Seni Khat是灌输马来文遗产价值,而行动党的华裔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也护航说它只是“趣味语文教学”,然而他们试图安抚非穆斯林社会的言论,却遭到马来学者打脸。


根据五大宗教咨询理事会(MCCBCHST)指出,原来所谓的“Khat”是阿拉伯书法,与伊斯兰息息相关,是用来书写可兰经句子和先知圣训;而马来学者阿兹里拉曼也指出,Khat是用来推广可兰经的伊斯兰书法艺术,显示在华淡小推行爪夷文书法,确实是有向非穆斯林学生宣扬伊斯兰教的用意。


或许知道Khat这个字眼惹争议后,内阁过后才议决将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改称介绍爪夷文字(Tulisan Jawi)单元,然而这已经令非穆斯林社会对教育部推行“爪夷文”的动机有所疑虑。


此外,在 2018年12月,网上又爆出教育部竟然发出公函,允许伊斯兰宣教基金会(YADIM)进入各校,包括华淡小传教,也引起了人们对于教育部“政教不分”的质疑。


五大宗教咨询理事会针对此事谴责,学校理应是学习、吸取知识、加强竞争力与学习科技的场所,但教育部却允准YADIM在学校推广伊斯兰,无疑会让人怀疑,它传教的目标是非穆斯林,最终目的就是要学生改教。


因此,即使马智礼已经“被辞职”,然而综合以上的案例,显示他已经成功打开了学校伊斯兰化的缺口,从此将影响国家教育体系未来的发展趋势,留下来了无法想象的后遗症。


比如早前校方命令蒲种国中拆新年灯笼事件,甚至是最近的教育部发函禁止穆斯林庆祝印裔彭哥节(Pongal)风波,都是马智礼在任期间极力在学校推广伊斯兰化,所留下的“政治遗产”。正所谓一个马智礼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个“马智礼”,相信这些教育伊斯兰化的例子还会陆续有来。


然而可悲的是,作为华裔教育副部长,张念群在马智礼“被辞职”后,却发文赞扬他为国家教育系统“带来良好正面改革”,难道将伊斯兰主义引入教育,就是行动党改朝换代之后想看到的局面吗?否则,为何行动党要如此歌颂马智礼的“成就”呢?


而细思恐极的是,既然张念群如此认同马智礼,那么是否表示她也会继承马智礼将教育宗教化的“遗愿”,将我国的教育制度带向荷兰?

407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