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要求媒体为读者留言负责,司法单位应尊重言论自由


对于大马总检察长依德鲁斯日前入禀联邦法院起诉当今大马总编辑,要求该网络媒体英文版为其早前刊登的一则新闻“国家大法官下令所有法庭于7月1日恢复运作”底下的部分读者留言负上出版或发布责任,并以贬低大马司法和藐视法庭为由加以提控。马华公民社会运动局呼吁总检察长考虑撤回有关争议性提控,并担心此举只会变本加厉进一步打击大马司法单位的独立和信誉、国内的新闻自由和广大国民的言论自由。


该局主任吴健南指出,根据一般诽谤法原则,无可否认除了诽谤言论发言者以外,作为出版和刊登该言论的相关媒体编辑也必需负责。因为他们在这方面扮演着广泛传播有关言论的角色,尤其在筛选是否报导和刊登有关发言者的诽谤性言论方面,拥有绝对自主权包括预先评估有关言论是否有事实根据。


但是由于如今社交媒体的盛行已是大势所趋,国内大部分媒体包括传统纸媒近年来为了迎合年轻读者要求,也纷纷把不少新闻报导重心转移到更开放的社交媒体平台,除了可更迅速上载新闻,也允许和鼓励跟其网友读者之间的互动,让他们可针对该新闻自由留言提问或给意见。


因此在如此的世界潮流、科技功能,和新媒体运作模式的时代背景底下,当局要求该媒体编辑必需扩展本身原有的报导和出版新闻职务范围,并也必需即时为其读者的任何网上留言负上出版责任,是非常不实际和不合理的。


“而且,既然该媒体总编辑颜重庆声称已在接获警方提醒后删除有关读者留言,我认为根本无需对该媒体穷追猛打。我承认有些网友留言的确太过分,包括涉及不实指控、诅咒和霸凌文化,连许多政治人物包括我本身也经常成为受害者。但我认为至少应该给予有关媒体编辑一些合理时间,去内部审查和删除一些读者所作出的诽谤性或过份留言。”吴健南进一步指出。


吴健南坦承,这项由大马堂堂总检察长所展开的法律行动的确具有标志性,包括开启大马也可能成为世界案例的先河。但最终恐怕负面效应将多于正面效应,弄巧反拙进一步打击大马在世界舞台的司法廉政和独立以及新闻自由声誉和形象。


作为一名执业律师,吴健南也认为总检察长无需对于网友们针对大马司法廉正所发表的意见过敏。尤其在一个民主国家,联邦宪法赋予人民的言论自由必需获得尊重。而所有三权分立底下的单位除了可相互制衡监督,也并必需经得起民意的检验乃至第四权即媒体的监督。包括司法单位也不能辛免,必需虚心接受人民的批评和看法,尤其有时在一些案件提控和审理的公正性也的确引起大众质疑。倘若有不实指控则作出公开澄清以理服人,或直接向留言读者采取诽谤行动。


他指出,在我国司法单位还有许多由法官所作出的判决没有受到各方的严厉遵从和执行。例如举国瞩目且超过10年依然悬而未决的印裔妇女英迪拉跟其前夫和3名孩子的改教案和抚养权诉讼。虽然法庭包括联邦法院已于多年前作出明智判决把抚养权交给女方,并指示警方逮捕涉嫌匿藏孩子的前夫,但至今依然音讯全无。类似涉及人民和公众利益重大个案,才是当局理理应优先迫切处理的藐视法庭案例,以维护社会公义和法庭威望。

52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