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华:不敢面对体制不公——读郑名烈《从法律角度审视拉曼拨款》有感



2019年12月23日 王小华《东方日报》


郑名烈在《东方日报》写了一篇有关拉曼大学学院拨款的大作,读了之后,不吐不快!

郑名烈曾在行动党推荐下出任巴生市议员,他的大作读起来头头是道,一直为行动党背书,只能说是选择性为行动党对马华政治报复漂白。郑名烈的论调其实就是行动党论调的老调重弹,根本不知道或不明白华社为什么不满行动党在拉曼课题上的所做所为。


先把话说在前头,无论是赞成或反对林冠英所作所为者,其实都有其道理。有一点我们必须厘清——批评林冠英拒绝拨款给拉曼者,并不是因为我们支持马华,更不是因为我们反对“政教分离”。


第一,对许多家长和学生来说,不管拉曼是不是马华所拥有或被马华控制,他们要的是能提供优质教育、可负担学费的大专学府,考获一纸文凭,以弥补无法进入国立大学、或无法选修属意科系、或没能力到私立学院或外国大学升学的遗憾。


而拉曼正是这样的一所学府。然而,这所成就许多人才的学府,却在希盟执政后被欺压,怎不叫人感到痛心?


第二,行动党以为人民是在同情马华吗?行动党以为大家不赞同“政教分家”吗?不是。

大家真正反感的是,我们看到行动党只敢要马华和拉曼“政教分离”,但对于国家体制里,以种族之名所制定的不公政策,行动党却无能为力,甚至采取沉默和放任的态度。


大学预科班的90%土著固打、玛拉只招收土著学生、政府大学招生的种族偏差和限制、土著经济政策、经济领域中普遍存在的土著固打制、政府大学主办马来人尊严大会,这些种种对非土著具有歧视、排他的政策,难道不是以政治力量刻意扭曲政策,以扶持某个种族、边缘化其他种族吗?这难道不是一种更直接,更具破坏性的“政教合一”吗?


我们当然知道这些政策是马华和国阵执政时制定的,也知道马华没办法纠正其中的大部分不公和偏差。但马华至少以另辟蹊径的方式,比如创办拉曼,来稍微纠正和补救政府的政策偏差和不公。


应解决政策偏差


现在问题是,行动党以6名部长、42名国会议员,也就是比马华还强大的政治力量,却和马华一样无法改变体制不公,又无法像马华另辟蹊径去纠正和补救体制缺陷的同时,还要千方百计去打压像拉曼这种为了弥补体制缺陷的机构。


这才是华社真正不满之所在!郑名烈了解吗?行动党看到吗?郑名烈和行动党一样,一直在逃避问题,不愿面对、更不愿去解决体制内政经文教政策的偏差,却只敢挑马华和拉曼来说事。

就问一道更直接的问题——假设现在马华和拉曼妥协,如行动党所愿真的做到政教分离,请问这又能解决政府体制里存在的,更大的不公和偏差吗?


马华和华社辛苦创立拉曼,没错,拉曼确实是在政策不公现实下妥协的产物,但至少我们看到,拉曼多少能舒缓这种偏差。


大家都知道,在现阶段,种族政治不可能消失,遍布政经文教领域的种族固打制不可能被废除,拉曼的存在起码能弥补体制的缺陷。行动党能解决体制的缺陷吗?如果不能,那么他们更应该协助拉曼,而不是打压。


郑名烈和行动党一再重复的论点还有两个:一、拉曼是私立学校,凭什么拿政府拨款?二、马华操控拉曼。首先,拥有执行权、负责拉曼行政和管理的理事会(BOG)的14名成员中,有5名成员是政府官员,即1名财政部代表和4名教育部代表,以确保拉曼运作符合政府规定。

郑名烈和行动党说拉曼是私立学院,没资格获得政府拨款,那么请他们举例,我国有那一所私立学院的理事会有纳入政府代表的?


郑名烈和行动党提到拉曼的信托委员(BOT)是由马华委任,但是他们到现在为止,都始终没有办法出示任何证据,以证明马华把政党政治带入拉曼,也没有办法证明数十年以来,拉曼学生如何被影响以支持马华。


反而希盟不少领袖都是拉曼毕业生,包括农业部长沙拉胡丁、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槟州首长曹观友等。如果马华把政治带入拉曼,这些毕业生,包括现在的拉曼校友总会(TAA),怎么不是支持马华?


如果说拉曼受马华政党政治影响,这50年以来,拉曼如何会有如此高水平的学术成绩,毕业生都在各个领域和行业发挥所长?


郑名烈和行动党提出“马华操控拉曼”的论点,不是不可以,但起码要举出证据来证明,才能成立。如果拿不出证据,只能凭空指控,岂不是含血喷人?


原文链接: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mingjia/2019/12/23/319794

317 views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