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运兴华小没有需求?黄思汉前言不对后语


(吉隆坡15日讯)朱运兴华小建委会主席江国民批评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前言不对后语,并指责对方以原址位于蒲种Taman Putra Prima朱运兴华小无迫切的需求为理由,而把建校准证迁至金銮镇第五区(BK5)是完全颠倒是非的。


他说,黄思汉可能贵人事忙,忘了自己曾说过一些新华小目前所建议兴建的地方其实并非十分急需,至于坐落在蒲种与雪邦边界之间的朱运兴华小相信是有需要的。其谈话刊登于2018年7月3日中国报大城事,C2版面。


“2018年6月30日,星洲日报大都会封底新闻也报道黄思汉认为,原定坐落在雪邦县龙溪的朱运兴华小可以保留,以协助纾缓蒲种区内各华校学生人数爆滿的问题。难道又要赖媒体错误报道吗?”


他今日发文告说,坐落在蒲种乌达玛的培明华小距离现有学生爆满的汉民华小和新明华小才约3公里, 而朱运兴华小原址则离那两所华小则有6至7公里之遥,培明华小与朱运兴华小的距离大约3公里,为何培明华小有迫切需求,而朱运兴华小就没有需求呢?黄思汉又该如何自圆其说呢?


他说,根据東方日报于2019年8月13日独家报道,副教长张念群说朱运兴华小原址被搁置 ,原址主要人口为非华裔, 没有急迫性需要华小,这理由让人匪夷所思。


“我是当地Taman Putra Prima 居民协会主席, 我在当初学校申请书上不断的强调, Taman Putra Prima八成居民是华裔,却没有一所华小,难到教育部官员不知道吗?张念群也没向建委会了解实际情况,就独自做出判断吗?”


针对黄思汉说朱运兴华小前建委会根本不算正式成立,江国民反驳说, 居民协会2014物色原有校地,并于2016年5月26日正式提呈申请信给教育总监, 直到2017年10月26日由时任教育部长宣布批准10+6新建和搬迁华小,都是由我以当地居民协会主席的身份去处理和跟进申请结果, 隨后就被时任副教育部长委任为建委会主席去执行建校工作。


“509全国大选后,张念群办公室于2018年7月24日通过电邮告知我 ,朱运兴华小 可以继续申办手续, 我需要和土地与矿务局(Pejabat Tanah dan Galian)确定有关地段,并移交给州教育局,再由教育局申请建校批准。因此,我于2018年8月把JKPTG的完整报告和所有的公函副本包括建委会成员名单,学校设计图,银行户口等重要文件,亲手交给張念群的助理。”


“更重要的是,我于2019年10月24日收到来自雪邦县土地局的公函,告知雪州州议会于2019年10月2日已通过及批准有关土地的转让,以作为兴建朱运兴华小土地用途。这封公函也要求教育部缴付1千令吉土地税捐,以获取该校地地契 (请参考原版公函)。 ”


他呼吁请张念群和黄思汉以当地居民渴望早日兴建一所华小为优先考量,既然培明华小位于蒲种乌达玛校地出现争议,他就大胆建议把培明华小建校准证迁去蒲种金銮镇第五区(BK5), 而朱运兴华小则保留在原有的校址建校。


“至于黄思汉指责我是为了个人利益,这是胡扯的。若培明华小可以保留在Taman Putra Prima 的原址,我和建委会成员可以完全退出建校的参与,重要的是造福当地的华裔子弟。”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