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夸史上最佳副教长,张念群对5000万拨款去向毫不知情?



马华中委兼霹雳秘书拿督黄金锭局绅抨击,身为前朝希盟政府的教育部副部长,对本身部门的运作,张念群显然搞不清楚状况。两天之内,这一位教育部前副部长一连提出两篇文告,评议教育部5000万拨款的处理事宜,充分说明这一点。


7月9日,张念群公告,2020年2月政权更迭之前,她的办公室尚未公开2020年度拨款的网上申请。既然没有申请,用张念群的话说,“换言之,今年的5000万华小拨款根本还没进行任何分配”。


按照张念群的打算,她的“办公室原计划于今年6月分发的华小5000万、淡小5000万、教会学校5000万、华中2000万的拨款,现在已经因为不道德的夺权而耽搁”。


7月10日,张念群转而要我“确保国盟政府不会在急需开源节流的时候打政府资助华小5000万特别拨款的主意”,继续追问:“到底华小、淡小、教会学校和华中的董事部什么时候能在银行户口收到这笔拨款?”


那么,要是张念群的办公室当时还没公开2020年度拨款的网上申请,2020年1月之后教育部怎么陆陆续续发给416所全津华小,总计4378万令吉的拨款?据教育部的记录:早在2020年1月,已有40万发给玻璃市教育厅。2月5日,柔佛教育厅收到了890万。2月17日,吉打得到210万。


但是,身为当时教育部的第二把交椅,张念群似乎蒙在鼓里。虽然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拨款,一一转到各州的教育局,她仍然毫不知情。她的办公室原计划,是要在“6月分发的华小5000万”。


假如此时希盟和张念群还在位当权,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到了6月,她准备开出支票,这才发现原来拨款只剩下620万令吉;她要怎么向华小、淡小、教会学校和华中的董事部报告,什么时候能在银行户口收到这笔拨款?


张念群提出的问题,正是人民想向她了解的困惑。从2019年11月1日后,直到2020年2月离开办公室,张念群何以彻底的不知不觉,乃至完全没有发现,在她任内,华小的拨款,已有累积4378万令吉逐一发给全津华小?


这一切,不是把“错把冯京当马凉”,而是张念群任内,财政预算中的5千万,已经发出了4378万令吉。张念群是否知道?


第一个情况,张念群一早知道此事。既是这样,为何当时她和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双双没有及时阻止教育部发给416所全津华小总计4378万令吉的拨款;造成5000万的拨款最后只剩下区区的620万令吉?


第二个情况,张念群根本一无所知。或因如此,到了2020年7月9日,她还在声称,她的办公室原本计划要在2020年6月分发华小的5000万。若想这般,张念群只能乘坐时光机回到2020年1月。


可是,张念群不但回不去2020年1月,而且需要和我一样,面对拨款只剩下620万令吉的事实。

希盟任内,4378万的华小拨款用掉了,是个确凿的事实。只剩下620万令吉,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曾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怎么向华社解释,5000万拨款的4378万,会在希盟任内发放?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