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 马华的立党之本与开国、建国、治国之道

近期以来,马来西亚正被一股逐步升温的极端主义氛围所笼罩。伊斯兰党执意推动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基督教刊物使用“阿拉”字眼争议持续延烧、一些种族/宗教极端团体或个人一再发表充斥种族歧视意味的极端言论、部分州政府政策或条例侵犯非穆斯林权益和日常生活、宗教官僚和机构权力的日益膨胀——种族极端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两把火焰,威胁着马来西亚赖以建国的中庸价值。


眼看口无遮拦的极端分子越来越肆无忌惮的破坏种族和谐,25名以前政府高官为主的马来精英拍案而起,发表联署声明,公开谴责种族极端言论,同时呼吁国家回归中庸正道。被舆论称为“G25”的马来精英登高一呼,带动了各界人士和团体的纷纷响应,发起一场“力挺中庸”的全民运动。马华也立即表态支持中庸运动。


事实上,马华公会的创党,以及国家独立58年以来马华作为执政党的治国原则,贯彻始终的正是中庸之道。马华不仅支持中庸之道,更正确而言,马华公会本身就是马来西亚一股重要的中庸力量,维系着国家的稳定、种族的和谐、政治的民主、文化的多元与宗教的和平。马华的中庸之道,不是用口号喊出来的,而是在政党政治的斗争策略,以及在国家政治的具体政策当中,用实际的行动和过程去落实的。

从创党到建国,马华是重要中庸力量

战后问题:国家如何独立、华人地位如何

马华公会是华裔同胞在生死关头之际诞生的。1948年,马来亚共产党发动武装斗争,逼使英殖民政府宣布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英军与马共全面开战,华人成了两者间的夹心人。


由于英军认定绝大部分华人都是马共的支持者,许多平民被无辜杀害,数万人在无审讯下被判无期监禁、被驱逐出境。英政府更把数十万华人从居住了几代人的村子,强行驱赶到600多个新村。新村由铁围篱封锁,由军警守卫,村内设施简陋匮乏,与集中营相似。与此同时,英政府也计划将50万已定居马来亚的华人,以不人道的方式集体遣送出境,驱逐回到当时动乱不堪的中国去。


马华公会正是在整个华人族群被推入水深火热之境的生死关头,由来自全国的华社政、经、文、教精英人士和团体,挺身而出发起成立。马华成立后的当务之急,就是阻止英政府驱逐华人,同时解救新村里困苦无助的同胞。


这是马华之所以成立的最直接,也是最急迫的原因;可当时马华面对的挑战,或者说必须处理的议题,却远比华族本身命运更为重大,且其影响也更为深远——这片土地正踏上独立建国的路途,问题是:这个新的国家将基于何种理念追求独立?以及华裔在这个新国家里的地位如何?

马华创党,中庸正道力量的出现

二战结束后,美苏崛起,美苏以外的欧洲列强如大英帝国皆呈没落之疲态,列强在世界各地的殖民领地,民族主义及伴随出现的独立运动风起云涌,各民族和各殖民地追求自决、独立、建国的抗争序曲已成不可阻挡之势。作为英帝国其中一片殖民领地的马来半岛,当然也不能自免于这股时代趋势之外。当年马来亚半岛政治版图,既有马来人民族主义者发起的民族自决运动,在华人社会(以及部分地区的马来社会)则出现可观的左翼、共产主义运动。以巫统为代表的马来民族主义,和以马共为代表的共产主义,较后都提出了争取国家独立的目标。各种意识形态和政治力量在此关键时刻针锋相对,决定着这个国家即将赖以建国的价值和原则,更决定着各民族在这个新国家的命运。

与此同时,马来半岛上的许多华人,以华侨自居,抱着一种过客心理,对马来亚政治不闻不问,但对于能否回到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中国祖籍地又毫无头绪。华人政治也是一盘散沙,有支持中国共产党者,有支持孙中山和国民党者,有拥护英国殖民政府者,也有主张在马来亚落地归根并融入马来亚政治者,纷纷繁繁不一而足,华裔社会的国籍归属和身份认同皆处于错综复杂又茫然若失的状态。

马华公会正是创建于这个风云际会的大时代,代表了一股中庸、正道力量的出现。马华在创党初期,其顶层领导展现一种高雅的英国保守主义政治风度,另外干部中又有不少中国国民党党人或与中国国民党有深厚联系者,英伦民主政治的保守主义和国民党三民主义因而成了马华公会意识形态的重要泉源,尤其是创党总会长陈祯禄,更是集西方哲学、东方儒道、英式政治、三民主义等诸家思想之大成的杰出政治家。

建国之路,确立中庸之道为国家正统


职是之故,马华的政治斗争具体呈现的是:中庸稳健的行事与姿态、温和的华人民族主义、推崇民主宪政和代议政治、注重传统爱国与家庭价值、通过协商寻求共识、偏好稳中求进步;反对共产主义、反对极端主张、反对以激进手段实现变革、反对牺牲传统价值的激烈改变。这种既多样但统一的特质,今天我们一般称之为中庸政治。


马华成立后,一方面与英殖民政府极力周旋,成功阻止华族同胞遭集体遣送出境的厄运,同时全力投入新村的物质与人文建设,全力救助新村内的华裔村民。另一方面,马华也深知马来亚的独立建国乃是不可阻挡的时代趋势,马来亚已来到决定国家方向和民族命运的关键时刻,而华族绝不可错失历史所赋予的唯一机会。因此,马华积极奔走,呼唤华裔同胞对马来亚的国土认同,与巫统一同对抗马共威胁,并携手争取国家独立,代表华人直接参与了建国的全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马华与巫统、英殖民政府的政治谈判从未松懈怠慢,殚精竭虑、步步为营,更重要的是,马华也直接参与了宪法的厘定及国家建制的设计,确立了这个国家民主宪政、代议政治、多元包容、中庸温和的制度和价值取向,也定下了华裔在这个新国家里的合法公民地位与权益。马来亚的独立之路,其实就是中庸之道被确立为国家价值之正统的过程。

中庸开国、中庸建国、中庸治国的奠基者


基于当时客观环境所存在的种种条件与局限,也基于马华创党的中庸政治观,马华在独立建国期间的进程当中,与各个政治力量和阵营的斡旋,始终通过协商、对话、谈判的民主和平方式展开,坚持中有妥协、妥协中有坚持,既有坚持也有妥协,在一些绝不可妥协、不可退让的原则之下,容许权宜处理和操作的制度安排,主要表现为以下几项:


一、承认各州世袭统治者在传统社会的地位,但实行君主立宪制,确立民主宪政和代议政治才是国家的运作依据;


二、承认马来人作为本土原居民的特殊地位,但特殊地位不等于“马来特权”,更不能扩充诠释为“马来主权”,华裔以及其他公民拥有继续保有本身族裔特征、奉行和发展本身文化的权利和自由。


三、承认马来语为国家官方语言,但其他族裔拥有学习、传授、使用和发展本身母语的权利与自由,国家不得阻止,更有义务支持和扶助各族母语的发展。


四、承认伊斯兰为联邦宗教,但其他宗教信徒拥有保守、信奉和发展本身信仰的权利和自由,并且马来西亚是世俗国,马来西亚最高法典是联邦宪法,法律最高依据是民事法。


五、马来西亚是本邦华裔以及其他种族唯一的国家,再无其他祖国,马来西亚华裔对国家的效忠不得受到质疑,其公民地位及合法权益也不得受到质疑。


马华作为一股中庸力量创建于世,以中庸之道推动和参与了马来亚/马来西亚的独立与建国,并在往后数十年的施政过程当中,也始终以中庸之道去处理政治考验和推动国家的发展进步,通过政治协商、民主宪政、稳中求进、多元平衡的斗争路径,贯彻马华的政治理念,由此确立了马来西亚中庸治国的精神面貌与核心价值。马华作为马来亚/马来西亚的开国、建国和治国政党,更正确而言,乃是马来西亚中庸开国、中庸建国、中庸治国的重要奠基者。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