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副议长职行动党争破头,恋权意图显露无疑

2014年的雪兰莪真的是好戏连场,从年头演到岁末,都快冬至了,还有闹剧看。

从公正党要求大臣挂冠、李景杰背弃加影、安华悬崖勒马、阿兹莎代夫从军、伊党四川变脸、卡立刀斩六将等等,制造了无数的高潮和峰回路转,无不让人看得目瞪口呆。

而这些所谓好戏,并非是因为观众有口皆碑而循众要求加场落力演出,而是由于民联里一小撮人的贪念和执著,不必要地浪费了许许多多纳税人的钱,还有更多的人力物力而不知羞耻地赤裸裸呈现出来的。换句话说,这是不请自来的马戏班,你喜欢也好,讨厌也罢,都是用了你的钱。

行动党打从一开始就表现得很清高。它跟争权夺位完全无关,只是帮助盟党清理门户,顺水推舟,给人方便而已。虽然东尼潘曾经大力称赞丹斯里卡立,但此一时也,彼一时也,要帮人大扫除,也就顺应认同了公正党所宣布的所谓卡立六宗罪,六罪齐发,罪罪该死,万恶不赦。

然后,我们看到行动党如何的双胁插刀、有情有义,力挺旺姐出任首位红粉州务大臣,跟公正党共进退、同穿一条沙笼。相比伊斯兰党的变色龙杂技和出尔反尔,再相比公正党的乱象丛生,行动党忽然间让人有一种看到了政治清流的错觉。

难怪有人在大臣风波好不容易落幕后说,这一场大臣闹剧已经重创民联两党,尤以伊斯兰党为最,而行动党则丝毫无损,人气依然。

行动党觊觎职权多时

咦,慢着!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首先,行动党雪州潘老大公开表示不满意该党的行政议员名额没有增加,紧跟着表态支持行动党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出任副议长,虽然新出炉的大臣阿兹敏阿里早就已经表明该职位将保留给哈迪阿旺的人马。

接下来,该党再下一城,罔顾民联精神,执意提名黄瑞林,在州议会里直接对垒伊斯兰党的万宜州议员沙菲宜。尽管以14票对28票饮恨沙场,行动党仍然不死心,厚着脸皮要政府量身定做,制造第二副议长职位,来迁就火箭党的私欲。

犹有进者,黄瑞林还语出惊人说公正和行动两党老早就存在了“君子协定”,让后者得到好处。

现在,我们终于看清楚了小白的容貌,哇!真像(相)大白!原来行动党这么“好死”,是处心积虑,觊觎多一个州行政议员的职位,得不到后就退而求其次,争取副议长,再拿不到就无鱼虾也好,要求第二副议长。

行动党一向来都打着追求正义的旗帜,不可能不知道无端端辞去代议士是如何的把选民的委托当儿戏,如何的背信忘义,如何的罪大恶极。但是,为了党的利益,只好昧着良心,力挺所谓的“加影行动”到底。

我们也看到,伊斯兰党的立场虽然让人捉摸不定,却有一点是坚定不移的,就是不被安华伊布拉欣牵着鼻子走。火箭里的太空人们刚好就缺少了这一份骨气。

可悲的是,公正党籍的新大臣一再令行动党失望。我们不会惊讶,如果行动党继续发挥其死缠烂打的看家本领,再做出小动作,据理力争,要求更低下的职位,不到黄河心不死。

行动党和公正党之间可能真的存在了所谓的约法三章。现在,人家已经否认,不给就是不给,行动党却待怎地?敢坚持到底吗?有骨气撕破脸皮吗?从行动党中央领袖的噤若寒蝉,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另外,黄瑞林的处境是令人同情的。打从2004年就开始盘踞在鱼米之乡的他,在当年强劲的“阿都拉效应”之下乃是行动党在雪州硕果仅存的两名州议员之一,而另一人就是邓章钦。邓已经先后当上了议长和高级行政议员,而作为资深议员的黄瑞林,却不被党重视。

可能林冠英他们老早就知道,副议长一职不易获取,所以就骗下黄瑞林,让他爽一下,以为党真的是有看到他。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