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总稽查报告揭民联执政州属 管理不当 浪费公帑

一如往年,《2014年总稽查司报告》中揭露政府部门依然是弊端连连,然而在民联领袖破口大骂政府单位滥权或疏忽所造成的浪费之余,实际上民联执政的雪兰莪、槟城和吉兰丹三个州属,也因管理和监管不当,导致弊端百出,而间接导致州政府收入减少。


通常,民联领袖大可以不必负责任的挑剔中央政府所犯下的错误。但他们在执政州政府后,才知道妥善管理并非只是靠张嘴谩骂那么简单。且让我们逐一检视, 最喜欢批评国阵无能的民联,他们执政州属因管理不当,所造成的各种浪费和损失。


但我们也要郑重承诺的是,无论是在国阵中央政府或民联州政府,马华将一直扮演监督的角色,以尽可能减少因滥权或疏忽而造成纳税人血汗钱的浪费。

雪兰莪州- 处理失当致采砂收入剧减

众所周知,税收是政府的收入来源之一。不过,雪兰莪州却是因为监督和执法不严,导致偷沙情况猖獗,从2012年至2014年的采砂税收,令州政府白白损失逾400万令吉!


2014年总稽查司报告指,雪州政府通过采沙石活动收取巨额的特许权费,但因处理失当,不但乌冷县署面对亏损,雪州政府的收入也受影响。


据报告显示,乌冷县署少收近400万令吉的采沙石特许权费的原因主要是,没有审核所发出的采沙石准证、准证持有人使用旧的采沙率、准证到期更新却没有被征收特许权费、采沙活动终止一段时日却没有被征收特许权费等。


报告也点出乌冷县土地局执法方面的弱点,包括处理税收记录、执行日常巡逻、审查记录单、审核沙石出产量机制、处理民众投诉,以及执法对付非法采砂商等。


若根据程序,在接获非法採砂的案件后,调查官必须在18周至6个月內完成处理一份调查,但有关部门却出现许多延误。如所遴选的10个调查案件中,有9个或90%延误呈交,而也因为这样的办事效率,导致严重拖慢了进度。


与此同时,乌冷县署也没有和相关单位如技术和执法单位配合,全面做好监督和执法的工作特计权费记录不理想,日常巡视、每月账目、确认输出等工作,导致最后工作不完善。


除采砂课题外,雪州发展机构工程及建筑公司(PECB),也因为管理不当,导致该公司截至2014年的业绩亏损高达340万令吉。


在民联领袖不断抨击政府之余,其实民联执政的州属也犯下同样的错误,因管理不当导致白白损失了上万令吉的收入,这种种怠忽职守显示民联管理不当,这同时也是欠缺执行力的铁证。

槟城 - 未妥善打理浪费公帑

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槟州政府共拨出357万令吉,以发展森林旅游生态资源计划,其中355万令吉或99.6%的拨款已被使用。


不过,槟州森林局于2007年耗资146万令吉打造的直落巴巷动植物园计划(DFF)各项设施,也因当局的管理不当,导致大部分设施建竣至今仍处于废置或是未获得妥善打理的情况。


稽查官员于今年1至3月所展开的稽查行动后发现,实际上,直落巴巷森林公园內的设施是当局要让私人界经营,以发展旅游业及增加州政府的收入。然而,森林公园內的一些设施并未获使用、没有准备告示牌、没有定期进行维修、没有提供公园向导服务等。总稽查司认为,动植物园的这种管理表现令并不理想。


另外,总稽查司报告也发现, 槟州市政厅没有启用耗资17万4190令吉的峇都兰樟5人制足球场及厕所的已完成的项目,白白浪费了公帑。


耗资巨费的槟城免费无线上网服务,被列出3大弱点,包括网路欠佳、没有准备履约保证金及选择安装热点地区。从2012年8月至2014年2月,槟城免费无线上网客服中心共接获349宗投诉,包括断线、无法接驳、无法游览、网速慢、无法连接、无法登录页面、无信号等问题,这等同于把钱砸下大海,有等于无的服务。


槟城发展机构旗下的一家官联公司,槟州国际清真产品中心发展机构有限公司(PIHH),无论在工程、财务或企业管理方面的水平,都不达标。从这种种的问题看来,可见槟州政府监督不严。

我们可看到尽管槟州政府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但是市政厅在遴选承包商方面,却被揭重覆委任无法如期竣工、表现欠佳的承包商Maznoora企业,这难道是槟州政府所强调的公开透明政策,而公开招标也只是槟州政府美其名的假动作之一,实际上却还是以黑箱作业的方式颁发工程。

吉兰丹州 - 宗教化政策致境内经济受牵连

一个亲商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让私人企业与政府相关公司的自由营运,这将有助带动国家经济发展的命脉。对于州政府而言,商业活动发达,税收也跟着增加,同时带动就业机会,让更多人有工作做,这对提升人民收入方面,有着很大的助益。


然而,伊斯兰化的吉兰丹政府不断地祭出种种的限制措施,使得商人绑手绑脚,无法在商场上全面发挥他们的潜力,让商家们失去了抢占商机的优势。


商家无法发挥,州政府境内的经济也会跟着受影响,例子之一就是,吉兰丹经济发展机构耗资1720万令吉提升6间清真食品制造厂及购买机器,在2013年完成至今工厂无人问津租不出去,导致该机构每年蒙受约41万令吉的租金损失。更糟糕的是,工厂內的机器因为长期无人使用而发生故障,还需要使用一笔费用进行维修。


丹州政府在2010年推行的伊斯兰金币和银币没有被广泛使用,以致丹州务大臣机构属下生产及买卖金银币的Kelantan Golden Trade有限公司逐年蒙受亏损。


总稽查司进行稽查发现, 除了没有广泛使用以致影响金银幣的销量,KGT没有系统化管理金银币买卖及进行库存管理,银币严重滞销,以致金银币存货越囤越多,也是影响KGT盈利的原因。


随着全球化之后,商业的经商模式已经是千变万化,而还得面对来自各个方面的竞争,但州政府的宗教化导致无法跟上时代步伐,最终面对被淘汰的命运。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