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当官打死不走 行动党伊党在雪州“坏事”做尽!


2015年7月12日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议决与行动党断交,但维持与人民公正党合作。

2015年9月13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被问起雪州行动党为何仍在雪州与伊党合作时,林冠英给的理由是“为了防止伊党干坏事”。

2017年3月20日,林冠英再一次被问起,他说,行动党要留在雪州政府内“防止伊党乱来”。

2017年5月11日,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议决正式和公正党断交。

当雪州伊党主席沙烈汉慕基4天后被被问起伊党是否辞掉行政议员职位时,他的回答竟然跟林冠英雷同,即“为了防止行动党干坏事”,雪州伊党不辞官。

执政9年,共同推动雪州伊斯兰化

2008年308全国大选后,至今9年,在伊斯兰党的推动下,雪州的伊斯兰化越来越引人担忧,伊党坏事干尽,行动党视而不见,不动声色,等同助纣为虐,联同伊党欺凌州内非穆斯林。

公正党在雪州,碍于州议席或政治力量略逊两党,力求保住弱势州务大臣的势力,因此纵然雪州联盟政府早因断交显得不伦不类,但为了官职,相信也不会有太大动作。

以下让我们重温雪州伊斯兰化的进程及行动党如何防止伊党干坏事:

2011年,梳邦市议会禁止卖酒娱乐中心雇用回教徒员工,后来因工商界反对打住。

2012年2月,伊党州议员基于戏院助长歪风的理由反对在万宜新镇建戏院,行动党没反对。

2014年1月2日,雪州宗教局(JAIS)官员上门突击马来西亚圣经公会(Bible Society of Malaysia)扣押了320本马来文圣经及带走两名负责人,行动党也无动于衷。

2014年10月,雪州举办慕尼黑啤酒节,伊党议员反对,行动党默默的把整个活动搬到室内举办。

2015年4月26日,在雪州史里肯邦安举办的“The Thirst 2015:We Are All Stardust”演唱会因伊党斯里沙登区州议员诺哈宁反对而腰斩,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的王建民以及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视若无睹。

2015年6月,八打灵县属(土地局)发布禁令,从2016年起禁售烈酒,冲击雪州有售酒精产品的药材店,行动党没有帮助华裔商家,倒是大臣阿兹敏紧急否决有关决定,才平息这起风波。

2017年4月7日,媒体揭发今年一月一日生效的雪州城乡规划指南第三修订版,非穆斯林的膜拜场所不可设于商店、住家、以及回教徒住家50公尺范围内,行动党高级行政议员。

拿督邓章钦才“惊觉”此事,随后把责任推给官员,指官员没有修改才会引起疑虑。截至《蓝天》截稿为止,新指南未有下文,邓章钦也没有辞职。

由此可见,无论断交与否,行动党都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阻止伊党推行的伊斯兰化议程,雪州如此,槟州也如此。伊党和行动党互说要在雪州政府内监督对方,不过只是给自己有堂皇的理由继续当官而己,所以,就是打死也不走!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