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政府调涨水费喊停 借非政府组织脱罪


虽然在505大选时,调低槟州水费清清楚楚的列在民联的竞选宣言里,但以林冠英为主的槟州供水机构,在执政槟城 2届近9年当中,已经第三度调涨水费,而最近甚至一度宣布欲第4次调涨水费,惟最终在反对声浪的压力下,又急转弯紧急刹车喊停。

在面对种种的压力下,林冠英隔天站出来灭火指,槟州水费并没有提高,而只是建议提高罚金以惩处浪费水源的用户,不止将箭靶指向媒体错误诠释,同时也归咎是受非政府组织所迫。林冠英口口声声体恤民困、照顾民生的口号,最终还不是弃人民不顾。行动党已违背多项对人民许下的大选承诺,不是以将责任推卸给前朝政府,就是新闻媒体工作者,如今更搬出人民浪费水,要教育人民节省用水的荒唐理由。

林冠英对外解释,槟州供水机构在非政府组织施压下,将向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建议提高 附加水费至每1000公升1令吉,涨幅近100%一事。 试问若槟政府不点头首肯,水费会被调涨吗?这个说词不能令人信服。

林冠英应该清楚的回答以下问题,证明他的说辞是站得住脚的,到底是哪些非政府组织向行动党槟州政府施压涨水费? 行动党槟州政府到底是代表非政府组织的州政府,还是代表槟州人民的州政府? 行动党槟州政府有何科学化的实验或数据可证明,水费和用水率

有直接的关联?

执政后水费3次调涨

行动党领袖在全国各地巡回演讲,都以尖锐化的词句批评国阵政府实施各类型服务收费等,但属于州政府全权管辖的水费收费结构,9年来已经无故调高三次之多。

根据槟州供水机构过去数年的记录,行动党槟州政府在执政9年里已经分别3次调涨或变相调涨水费,第一次是2010年11月1日涨了家用水费征水源保护附加费(WCS);2010年11月内再次取消商用水费 的津贴,涨了27%;2013年9月及2015年4月多次调涨,家用水调涨高达16.7%,至于商用水则调涨高达 18.8%。

除了调涨水费,槟州政府在2015年还向人民征收其他费用,包括从1月1日开始,所有门牌税单位业者转名手续被征收50令吉的手续费、违例停放罚款调高,以及减少停车换乘巴士(BEST巴士)数量及班次,并开始收费。

在商业利益为主的考量,槟州政府在推行任何发展计划,都把利益摆在第一位。槟岛境内山丘斜坡光秃,海滩海水严重污染,河水毒素日益升高,已经成为岛上的自然景观,也都是林冠英留下的“政治遗产”。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