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财政预算案治水工程不被重视,开销尽显治水“不重要”

槟州政府在州议会提呈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显然是一份糖果预算案,只搞“民粹”的预算案,只为讨好选民,但很明显的此项预算案,严重忽略根治槟州的治水工程。

槟州今年分别于9月15日和11月5日发生两场严重水灾,超过10万户人民受影响;槟行政议员曹观友透露,从2013年至今年10月,槟共发生119场突发水灾,也就是在这5年间,每年发生24场水灾,平均每月两场,面对州内水灾发生越来越频密,身为槟州首长的林冠英,除了向民间筹款,就是向中央政府追讨10亿令吉的治水拨款,可是翻看州政府的开销态度,我们不禁要怀疑,州政府究竟有多认真治理州内的水灾问题?

  • 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槟州政府用在治水只是区区250万令吉,但却耗资2亿750万令吉兴建82个羽球场4个奥运型泳池,这是什么逻辑?这是为了这些羽球场日后,可作为槟人民水灾疏散中心之用?还是即使水灾也可以发动民间筹款,把民间的钱交给灾民就算?

  • 2017年度槟财政预算案,槟州治水拨款还有拨出1.5亿令吉,为何水灾越来越频密发生之际,却在2018年预算案削减至250万令吉,这是什么逻辑?

  • 为了讨好公务员,尽管州政府没有财力,也要动用2018年预算案的储备金给公务员发每人2000令吉的花红。原来储备金用来发花红比治理州内水灾更重要,这是什么逻辑?

  • 为了替首长“造神”,这些年来,首长办公室的职员达有增无减,今已达46人,每月开销近19万令吉,他们的工作除了宣传歌颂林冠英和槟州政府外,还要帮首长撰写长篇大论的文告对付民间非政府组织和媒体,每年总数约230万令吉的造神工程用在治水不是更好吗?

  • 槟行政议员4年多用掉656万出国考察,可是给槟州带来什么成果?就连一场年年都举办的槟大桥国际马拉松赛年年都出状况连连,今年更发生赛衣没有、奖牌迟到,过期巧克力,试问这种能力需要出国考察吗?

  • 槟州旗下两个地方议会,威省与槟岛转盈为亏,其中威省市会赤字爆增12831%,相当惊人,但里面究竟有多少是用在排水系统?如果地方议会的钱都不投入眼前可做的治水工程,钱究竟用到哪里?

从上面的例子可见,林冠英从发表一届能解决水灾,到今时今日不断向中央追讨拨款,都只不过是廉价的政治宣传,所以,槟州水灾越来越频密这件事,绝非不是老天的错,也不是吉打河的错,更不可能是中央政府的错。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