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看行动党如何转移海底隧道课题

疑点重重的槟州海底隧道工程,从今年一月开始发酵以来,身为首长的林冠英每当被问起时,不是答非所问,就是先扭曲他人的问题,再自问自答。当他面对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博士的挑战时,开始时他说魏家祥不够资格跟他辩论,当被追问到着急时,竟然承认自己是懦夫,也不愿辩论,最后还祭出魏家祥不够资格跟他辩论贻笑大方的借口,而要求跟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辩论。

打从魏家祥不断的针对63亿海底隧道丑闻提出连番质疑,并要求林冠英出面解释的开始,行动党就开始发动由上至下的追击动作来围剿马华,甚至不惜布局在来届大选佈局拿下所有马华最高领导层的选区,目的就是为了转移海底隧道的视线。

刚开始林冠英还频频开记者会反击,但是最后招架不住,就不断选择逃避种种关键疑问。在被魏家祥追问到走投无路时,对魏家祥作出毫无理据的攻击,不断的利用合约印花与永平独中拨款课题,甚至人身攻击魏家祥,以转移视线。

行动党除了发动全党上下的拥护军不断的制造课题,让马华分身乏术应付,企图淡化63亿海底隧道的丑闻。靠指责马华上位的行动党,不断的把过错加罪在马华身上,除了刻意挑衅,更是不放过马华默默耕耘的态度,不断地到马华面前来闹事,动不动就要马华交待这个那个。如今更是不顾局面发狂似的要剿灭马华。

转移视线让马华无暇应付

行动党除了不断的制造烟雾弹让媒体做出报道,如今林冠英被魏家祥追问到走投无路时,最后甚至劳师动众的将多名希盟领袖移师亚依淡,为希盟的亚依淡选战中心进行推介,希望联盟甚至启动大型选举造势活动,而首波造势确定剑指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与魏家祥,以及一向被视为第14届全国大选前线州的柔佛,挑衅意味浓厚。

但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行动党最终选择委派刘镇东攻魏家祥耕耘3届大选的亚依淡国会议席,目的就是要让魏家祥自顾不暇,而没空揭发槟州政府的弊端,而不惜把刘镇东上台,行动党为了自身利益,完全没有顾及居銮全体选民的感受,而为了淡化焦点,不惜牺牲选民。

反之,魏家祥在亚依淡服务多年,出任部长也为全国华社和华教事务作出重大贡献,马华早前一口气争取到10间新华小和6间微型华小搬迁,曾任副教长的魏家祥应记一功。

从行动党的后续动作,已经付诸行动企图明显,就是要把马华和民政连根拔起。甚至有消息指,行动党副主席哥宾星将转战柔佛拉美士,挑战马华副总会长蔡智勇;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则到劳勿挑战同样是马华副总会长的周美芬。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也将在来届大选移师安顺国会选区,直捣民政党主席马袖强的地盘。如此布局,企图极为明显,就是要把马华和民政连根拔起,企图剿灭马华。

三条大道,一个海底隧道,总值63亿令吉,这 63亿槟城海底隧道丑闻,可行性研究报告五年了还没出来,土地切建超高密度高级公寓,一连串问题,林首长必须给予人民一个答复。

在接下来的日子,马华将会继续追踪这宗丑闻,将会竭尽全力揭发真相,直到林首长愿意说出真相为止。

63亿槟海底隧道10大疑点:

1. SPV股权戏剧性变化

中国铁建(CRCC)从股东变主要承包商。北城建(BRCG)最终发现只持有1000股,持股不到1%面临亏损的本地时装公司,竟然是拥有10%股权的股东。

2. SPV缴足资本戏剧性变化

槟州政府声称最低缴足资本为3亿8100万令吉,林冠英多次把中国铁建、北京城建本身的缴足资本计算在内,声称SPV有46亿令吉缴足资本,承建63亿令吉工程绰绰有余。

2018年2月26日SPV公司发表的声明,声称财团的缴足资本,从最初30万令吉“累积”至今只有2650万令吉。

3.工程不是公开招标(Open Tender),而是州政府向相关单位征求建议书(RFP)

槟州政府和林冠英声称这是一项公开召标,然而实为两个阶段的征求建议书(RFP)程序。

Zenith Construction Sdn Bhd,成立不到3个月,很荣幸受邀参与第一次程序。

第二次程序则是组成不到3天的Consortium Zenith BUCG Sdn Bhd参与。

4. 签约10年后才动工,报告至今未完成

Consortium Zenith BUCG Sdn Bhd与槟州政府在2013年10月6日签约,但海底隧道工程却在10年后,即2023年才开动,进行了5年的报告一直做不完。

5. SPV公司不热衷建隧道,却热衷发展豪华公寓

价值2亿800万的土地给了SPV作为部分报告的费用后,该公司与另一家公司联营,大事发展总值150亿令吉和8亿令吉豪华公寓与其他产业。

州政府给予配合,迅速批准并提高土地单位的密度,从原本每英亩30个单位,提高至156个单位。

6.只对SPV公司有利且一面倒的不平等合约

州政府以土地支付63亿的工程费用,另给SPV公司海底隧道30年特许经营权。

这是全世界条件最优渥的SPV合约,SPV公司做的是无本生意。

7. 63亿令吉的工程,报告费高达3亿500万令吉,占4.8%

曹观友声称有34家工程顾问公司负责整项计划的报告,然而这就能说明为何单是报告费就达3亿500万令吉吗?

为什么需要34间工程顾问公司进行报告?

变成总承包商的中国铁建在报告事务上,获得价值2200万美元(6900万令吉)的合约,对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进行详细设计报告。但州政府却报价2亿5370万令吉,当中1亿8470万令吉的差额去了谁的口袋?

8.道路的可行报告费比海底隧道高?

这项计划中一条衔接丹绒武雅至直落巴巷的道路,可行报告达1.2亿令吉,可是海底隧道的可行报告为9620万令吉,做路的报告还贵过做隧道的报告,逻辑是什么?

9.中国铁建声称至今只收到300万令吉的款项,这是导致报告无法完成的原因?

从缴足资本、股东结构,土地支付报告费等等,林冠英被问起时,不是答非所问,就是要马华交代如何得到这些资讯。

究竟SPV公司是否欠下中国铁建的款项未还,导致报告迟迟无法出炉?若是如此,SPV公司的财力令人怀疑,身为首长的林冠英,不能置之不理。

10. 如果没有问题,SPV公司何需用2200万找人摆平反贪会?

今年2月28日,一名拿督斯里和另一名拿督,先后被反贪会提控上法庭,因为他们涉及向SPV公司分别收取1900万和300万的巨款,以便让反贪会不再追查这宗丑闻。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