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费高涨的因果机制



生活费高涨、望屋兴叹等课题是当前大马人普遍面对的问题,只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致成生活费高涨,一般人多归咎于消费税,这固然有理但并不全面。


消费税致成生活费升高,其理不难明白,因为政府本身也公开说,联邦政府的税收增加了,如按照旧税制销售税与服务税计算。在2017年这部份的税收顶多也只有约200亿令吉,可出台消费税后,则剧增至420亿,额外的220亿当然是来自商界与民间。


可见,消费税是种有效的收税工具,它至少可从两方面增收,一是层层报税与层层扣税,以机制防止了漏税,增加了公司方面的收入来源;另一面则是更广基(Broad based)的广度增加;其结果当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至成了物价上涨,即便是没有注册的小商家,也因为进货不能退税,而把税转移到消费者身上。这也是有人主张废除消费税的主因。


也因为消费税是个有效(但未必公平)的收税工具,故全球有约150个国家採用这个制度。如在中国(称为增值税VAT)便是17%,远高于大马的6%。在中国有不少论者认为,增值税是致成国富民穷与抑制消费的主因。


削减补贴引发通胀


易言之,消费税有钝化消费的作用,惟也有促进出口的作用,因为出口货品与服务不中税。有论者也认为,美国出现长期贸易逆差与美国没施增值税有关,显示这个税制也颇具争议。


除了增值税外,就大马而言,补贴合理化政策也不可忽略,因为政府削减或取消多种补贴,特別是燃料补贴,难免会引发一定的通胀。此外,马币贬值也是个关键因素。这些因素综合作用,便致成了生活费高涨,也成了重大的政治课题,如希盟废除消费税回归旧税制的销售税与服务税(SST)。只是有趣的是,主流经济学家与机构如世界银行,是肯定增值税与补贴合理化的。


肯定补贴合理化的理据是补贴缺乏效率,甚至鼓励浪费或补贴了富人如燃料补贴;与其如此,不如取消补贴把钱用到刀口上或生产投资上,若要援助穷人,可以出台针对性强与特定扶贫计划,而不是不分贫富的补贴;至于肯定消费税理据则是,可防止漏税、逃税,及多元化与稳定化政府收入如油气收入波动大,可消费税则相对稳定。


这些理据均有其一面之理,只是,是否适合国情则颇有争议。通常的情况是,许多经济政策如自由贸易对保护主义或最低工资制或环保政策,都是富有争议的,且正反两方也各有其理;只能说,没有一套理论是一体适用的,且通常在经济上讲得通的理论,在政治上是行不通的,特別是在实行选举民主制的国家。因为政治福利化、福利政治化是选举民主的副产品。


收入赶不上物价


今天,自由民主的发达国家普遍债台高筑,倾向把问题留给下一代,便是一个实例。据此而论国阵政府实行消费税与全理化补贴只能说是不识时务。


就大马来说,自1997-98金融货幣危机后,经济与民主问题层出不穷,甚至导致2008年使国阵失去半壁江山。主因之一固然是物价普遍上涨,如2007年汽油价格大涨至物价剧涨,可油价下跌后,已上涨的物价又没有随着下跌或向下调整(称为工资与价格粘性Stickiness),搞得民怨四起。出台最低工资本旨是提高收入水平,可在生产力没跟着提升的情况下,也致成工资与物价相互推动的恶性循环。


深层地看,感到生活费高涨可从供给与需求或财源与流出两方面来看。从收入面言,问题产生在薪资向上调整的速度与幅度赶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与幅度,特別是房地产。只是,房地产在2011年后大涨则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已拥有房地产者,平白发了财,尚未拥屋者,则望屋兴叹,拉长了收入对房地产价格的差距。要较好处理这问题,得从公共住房着手如在欧洲,以荷兰为例,有约33%的人是住在廉价公共住宅。


一般来说,大马人感到收入赶不上物价,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一个是工资在国民总收入(GNI)的占比偏低,只占约34%,在发达国通常可占到50-60%。在台湾也占到约45%;其他更根本的因素是大马产业升级失败。长期卡在中等收入陷阱。


”3低“抑制政府收入


何以产业升不了级?主因在于教育与培训制度与经济发展的需要脱节,其后果便是3低,才低技能、低生产与低增值的经济活动,只要不处理掉这3低,就不可能大幅提升薪资,因为低收入是3低的直接后果,即便换了政府也无法解决这个结构性难题。


从财源而言,这个3低致成的低收也长期抑制了联邦政府收入。因为个人所得税在联邦政府的收入组合中,仅占约14%,远低于公司税的约30%。在发达国,个人所得税占比均远高于公司所得税,大马则相反。外加上政治福利化,福利政治化,这令公共财政只会恶化而难以改善。


从支出面言,公务员薪酬与养老金在总支出中的占比,也只会节节上升。供给不足,支出日增将是个长期趋势,且人口老化还会加剧这个问题。约言之,根本问题在于3低致成的低收及个人所得税在联邦政府收入中占比偏低。


此外,新经济政策创造出来的中间人经济(层层盘剥)也使得反腐倡廉难有大的突破──即使换了政府。因为没有人敢去碰公务员与新经济政策。同理,纳吉不识时务地去搞增值税(消费税)也只能说是自找麻烦。


现实点学学西方发达国,把问题留给下一代就对了,政治只是一时的,別太认真,主流经济理论只是书生之见,在政治上自毁政途,识趣点收回吧!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47573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