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隆新高铁应该慎行


一项能够联通两国、创造双赢、“全面改变”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互动格局的高铁项目,已经签订合约并进入筹备运作阶段,说取消就可能取消了(后来马哈迪改称为搁置),说起来宛如儿戏,确实让人有点震惊!

毕竟隆新高铁的效能显而易见:2026年一旦建成投入使用,预计把往来吉​​隆坡和新加坡的车程,从约5小时缩短到最快90分钟,有望缓解马新陆路关卡一直以来所面对的拥挤问题,对于吉隆坡──新加坡这条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线也是一种纾解。

不仅如此,根据大马高铁机构(MyHSR Corp)2015年的研究,高铁可对大马经济产生非常广泛的效益,到2060年可带来约210亿令吉的国内生产总值,并制造11万1000个工作机会。此外,根据高铁机构首席执行员莫哈末诺依斯迈的判断,高铁计划将为拥有高铁站的大马七座城市引来投资,这些城市分别是新山、峇株巴辖、麻坡、马六甲、芙蓉、雪邦和大马城。

可惜,就在两国人民憧憬马新高铁的美好前景时候,希盟政府上台之初,首相马哈迪就表示要终止隆新高铁计划,且自称是“最后决定”。首相同时表示,大马可能为此赔偿新加坡5亿令吉。必须承认,希盟竞选宣言中就提到重新审查前政府已批准的大型计划,然而这种近乎武断的决定确实是大煞风景!

希盟政府应交代

虽说换了国阵政府,希盟政府仍然是大马政府,有必要照顾到政策的连续性,合约不是不平等条约,具体操作起来必须顾及实际情况,不能掉入为否定而否定、想取消就取消的冲动陷阱中。众所周知,契约精神就是重诺守信,所谓人不无信不立,国家亦然。在很大程度上,国家的诚信相比个人的诚信更加重要。

诚然,遵守合约条款就是守信,在这个意义上,无论是继续合约建设高铁,还是取消合约按照违约条款进行赔偿,都是无可厚非的。不过,既然高铁项目有诸多一目了然的好处,而且已经订立合约进入实施阶段,那么突然取消合约或展延落实,都必须有充足的理由。

高铁合约存续事关大马国家信誉,也攸关大马人民福祉,因此,希盟政府所给出理由不仅针对合约的另一方即新加坡,同时也要针对国内高铁的受益地域。换句话说,希盟政府不仅要对新加坡政府有个交待,对高铁项目沿线大马公众也必须有个交待。

如今见到希盟政府的公开解释,比如马哈迪说,这个高铁项目只是短程建设,大马需要支付庞大费用,却无法带来“一分钱”的回酬;财政部长林冠英对“庞大费用”的补充解释,是高铁高昂的建设成本及长期维修成本。毋庸讳言,希盟政府的理由并不具备说服力,还是过于牵强,与大马高铁机构的研究结论以及公众的认知常识明显相悖。

理由站不住脚

前朝国阵政府造成的国库空虚债台高筑或是事实,建设高铁需要数百亿到上千亿令吉投资也是事实,但高铁带来的好处与收益绝非空口无凭。希盟政府凭什么就认为高铁不会有任何回酬? !

至于所需建设成本及维护成本,完全可以通过借贷完成,举债修路按揭还钱也有成功先例。前首相纳吉已指出,马哈迪当年领导的国阵政府在1988年举债兴建南北大道,拖欠的债务至今尚未还清,但南北大道有效带动半岛西岸的经济发展确是事实,因此希盟政府以债台高筑为由取消或展延隆新高铁,这种做法与说法都是站不住脚的。

有道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当今许多发展中国家都在通过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用以改善交通状况,提振经济活力,最终增加人民的福祉。希盟政府厉行节约固然可以作为一条理由,甚至可以归咎于前朝政府,继续为本届政府拉升人气,然而,这已经不是希盟作为在野党联盟的时候。

一般而言,当年只需高调论政即可,现在需要希盟政府必须拿出实实在在的作为,对内发展经济,提升公众生活水平,对外拓展大马国际空间,营造良好关系。这些无疑都是对希盟政府的考验!

当然,不管马哈迪或林冠英都表示,大马现在终止高铁计划,但不表示将来不会重新审视这项计划。现在与将来其实是连接一起的,也许之前的取消/展延说法,只是一种检视或者谈判策略也未可知。无论如何,目前新加坡政府方面并未收到大马政府取消高铁的正式通知,证明两国还有机会好好谈一谈,而大马同样有重新审视的时间与余地。

取消隆新高铁项目,希盟政府需要三思而后行!

原文链接: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48848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