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制电召车,给德士司机的政治犒赏?


大选过了,希盟政府对华社的承诺,像是承认独中统考的课题,从大选前由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胜选后立即承认”到胜选后,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今年底”变成“没有权力”,而成为遥遥无期;相反的,敦马哈迪医生在选前向德士司机承诺,一旦中选,他将重新“检讨”电召车服务,在7月11日通过行动党的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而落实,两者的分别,选民只能赞叹:行动党果真不一样!

电召车充份发挥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的优势,善用了资源,创造了财富。

就乘客而言,它的出现使公共交通多了一项选项,电召车司机也能利用自己的车辆赚钱,无论全职或兼职都非常方便容易。

对德士司机而言,电召车是跟他们争饭碗的竞争对手,电召车出现前,德士司机是公共交通的山大王,不按表收费、态度无礼、车子残旧、拒载等,乘客怨声载道却对他们无可奈何,吉隆坡的德士服务在2015年,还荣登国外网站 landoncabs.co.uk 调查报告“全球十大德士服务最烂的国家”的榜首。这也正好说明,当电召车出现,为什么为获得吉隆坡市民欢迎,而当出现德士与电召车司机发生冲突,电召车司机较会被市民同情的原因。

陆兆福一句“遵循德士标准”,把电召车的管制与德士一致化,犯下的是把两个不同性质的服务,一刀砍下达到他心目中的“公平”标准。

然而这样的方式真的公平吗?

德士的操作模式是司机向公司租车,或自己的车辆,德士司机有德士公会保护会员权益,包括与政府谈判,随时能发动罢驶向政府施压(尤其是电召车出现之前),这也是为什么在大选前,即4月30日,敦马向德士司机作出保证,一旦中选,将检讨电召车服务的原因。

可是看回电召车,部份司机是基于好玩或利用工余时间兼职,他们彼此没有联系,驾驶的车辆并不像德士的辩识度高,要将他们组织起来并不容易;再说,司机随时可以因被顾客投诉等各种理由而被公司中止服务,如果政府真的以公平作为理由,实施管制一致化,电召车司机是否应该给予更好的保障?

电召车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操作模式与德士完全不同,政府可以替德士行业松绑,解除一切繁文缛节,减轻德士业者的负担,而不是以所谓的“公平”作为理由,对电召车业者制造更多的不方便,这手法怎样看都像是一场政治犒赏,只取悦了德士司机,却打击电召车行业和消费者,最终造成的成本将转嫁到消费人身上。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