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统考在瑞士


上个月到瑞士深度旅游,有机会与当地人近距离接触。跟他们详聊之后,除了听见很多有趣的事外,也发现瑞士其实与马来西亚很像。

瑞士是个由不同民族组成的国家,可分为4大区26个州,包括德语区、法语区、意语区与罗曼什语区(Romansh),顾名思义是由不同语系的联邦立下盟约而组成的国家。

其中,德文是最普遍的,几乎有2/3的人使用。但瑞士人第一次见面时,并不会用德语,也不会用其他三种语言,而是英语。那你一定会猜,这个国家的官方语言肯定是德语或英语。

错。这个国家的官方语言除了德语外,法语、意大利语与罗曼什语也是官方语言。也就是说,只要是国家发出的讯息,都会以这4种语言传送。没有谁优于谁,一切平等对待。

“哇,要会这4种语言,还要学习英语,你们求学过程的压力肯定是很可怕吧?”我惊讶询问

他们彷彿已被问惯这个问题,笑着摇头,并耐心解释他们灵活有弹性的教育制度。

其实,瑞士並没有真正公定统一的教育制度,瑞士联邦宪法反而赋予各州在教育方面的独立权限,也就是让各州可决定所需的教育系统,互不干涉,却又能互相渗透通融。

例如,在大多数州属,瑞士的小学一般为6年,入学年龄可自行决定是6岁或7岁。但在某些州属,小学只要念4年或5年。

同时,在学校里,除了自己所属州属的母语外,他们还必须学习第一外语,并看程度或兴趣再加修第二或第三外语。目前,大部分州属都把英语列入第一外语,但因为德语与法语仍算世界主流,所以很多瑞士人仍会学习这两种语言。

与马来西亚人一样,瑞士人通常都懂得掌握至少3种语言。

那你又会有疑问:若各州采取的教育系统不一样,是否会影响每个人的知识水平或价值观判断,甚至是对国家的归属认同呢?「当然不会。」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对他们而言,就算使用不同语言教学,各州采取相异的教育制度,都不影响他们受教育的程度与爱国心。

“因为国家历史与道德伦理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只要这些都依据真实如实记录,教育动机健康,每个学生能以自己最熟悉的语言去吸收知识,这才是教育最终目的啊!所以,重点不是传授方式,而是传授的內容与价值观。”

对他们而言,培养独立思考非常重要。所以从小学开始,学校就不断灌输公民意识,教导他们如何独立思考,互相尊重;勇于表达,敢于认错。学校从来不会打分数,老师反而会针对他们不同的人格与兴趣面向,在成绩单內写下许多建议。

“但是,没有一套官方颁布的教育系统,可能会导致很多重大事情判断方面没有共识,並出现巨大差异啊?”

每个人本来就存在不同观点啊!」他们觉得这个疑虑有点好笑,「就算是同一套教育方式出来的学生,对事情消化的观点本来就不同。所以,重点不是结果,而是思考过程是否有受到成熟训练。

他们强调,虽然瑞士遵循着高度开放的教育体系,但始终秉持着独立自治、学术自由和科学卓越。有了这三个坚持,就算是不同语言与方式传授,整体公共教育系统才能维持高素质。

况且,就是这些灵活性,才让瑞士人真正拥有一颗高度包容的心,能接受不同视野与观点,才能发展出从学术研究、经济贸易到生活方式等面向都优质的国家。

瑞士政府并没有不断鼓吹人民爱国,不强制种族融合,只秉持著尊重不同民族的规划,灌输著公平自由的价值观,人民反而会自动感受到能出生在瑞士的幸运。不用高喊团结口號,彼此就懂得互爱包容。

一个教育如此多源流的国家,却还能培养出许多专业人才,而且每个人都以国为荣,丝毫不认为拥有多种语言是阻碍国民团结的绊脚石——若在瑞士,所有对统考的质疑还存在吗?

况且,统考几乎已经获得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认可,知识传授方式与动机应该毋庸置疑。

本质没问题,那唯一妨碍的看来就只剩下政治动机了——究竟新政府要打造全新的国族主义(不妨可参考瑞士的成功例子),还是要维持旧有的种族主义?

不过,这个问题严格来说根本不存在,因为这是希望联盟选前的承诺,目前讨论合理性已不合时宜。选举前答应会承认统考,代表早已衡量过执行的可能,现在再丟出来討论,只是凸显新政府表里不一的心虚,这甚至与前朝政府採取的拖延安抚战术有何不同?

忘了说,只有800万人的瑞士教育体系,却已栽培出25个诺贝尔奖得主,是世界上诺贝尔佔人口比例得奖率最高的国家。我们呢?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51158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