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中依旧是二奶


2016年10月19日,国阵时任首相纳吉在国会以书面回答行动党时任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的提问时指出,独中以及统考文凭的地位维持现状,以符合1961年教育法令和1996年教育法令第151条文,因为统考文凭不符合国家教育政策的立场。

2018年7月26日,希盟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在国会以书面回答马华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时说,由于独中不是国家教育体系下的教育机构,所以政府不打算拨款给独中。同时,政府也需要确保承认统考与国家教育政策和1996年教育法令的一致性,不会影响国文的地位和重要性,以及我国各族的和谐。

马智礼别无选择

两个政府的官方立场一模一样,国家教育政策立场就是必须以国语作为主要教学语言,以及采用同样的国家教学课程与考试。

平心而论,只要国会制定的法令和内阁通过的政策还没有改变,马智礼别无选择,他在国会就必须以这种硬硬冷冷的官腔来回答这道问题,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国阵虽说独中不属于国家教育体系,只能一直维持60间独中的数目,但国阵“口非心是”,批了柔佛宽柔独中的两间分校和关丹中华中学,变成60+3,另送拨款若干。新闻资料显示,关中的建校基金有300万令吉的政府拨款,还有数百万政治捐款。

独中需要庞大经费,国阵是以“旁门左道”来争取华社支持,却始终不肯堂堂正正接纳独中,批建分校和非制度化拨款犹如“施舍”。

火箭大义凛然表陈,独中为国家裁培无数人才、获得全球著名大学承认与接受统考文凭,但大马国阵政府半个世纪都不承认独中统考,巫统的种族保护主义是阻力,马华当家不当权是帮凶。

因而希盟在大选前的执政宣言白纸黑纸阐明,堂堂正正承认独中统考,并会仿效雪州及槟州政府“制度化拨款”给华小和全国独中。

华教该找谁算账?

尽管国阵也在竞选宣言首度列入承认统考,但华社毫不卖账,因为国阵若是执政,很大可能是延续原有“暧昧”做法,让独中当有钱生存但有名无分的“二奶”。

国阵把独中当地下情人,而希盟答应执政后明媒正娶,结果2018年大选有95%华裔情归希盟。在情在理,希盟必须向倾情相挺的华社兑现承诺,不负所托。

国阵已把政权断送给希盟,土团党老大马哈迪说要取代巫统,而马华再也无法代表华社,可是行动党的最高领袖林冠英拒绝自认是华人,只做马来西亚人。

土团党要做巫统2.0,对独中的立场趋向更保守,但行动党拒绝当马华2.0,华教该找谁算这笔账?

如果行动党最终只能像前朝一样,由各部长动用部门拨款与财政预算案的特别拨款来资助独中,当家不当权的帽子将会扣在火箭头上,希盟对华裔选民的忘恩负义更是没齿难忘。

原文链接: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0727/%E6%88%B4%E5%BF%97%E5%BC%B7%EF%BC%9A%E7%8D%A8%E4%B8%AD%E4%BE%9D%E8%88%8A%E6%98%AF%E4%BA%8C%E5%A5%B6/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