耆老理事会的去留


509变天的狂喜和激情消去,希盟政府执政百日后开始受到民众舆论的检视,除在政策施展「U转」引起争议外,国家耆老理事会也成了另一大焦点,从成立之初为人所称道,到如今备受质疑。 希盟初掌布城,内阁多数部长缺乏经验,国家又正值重整和改革之时,首相马哈迪成立耆老理事会,由5名经验丰富、在专业领域享有声望的知名人士组成耆老理事会,分別为前财长敦达因、前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国油公司前总裁哈山马力肯,经济学家佐摩及大马首富郭鹤年。 耆老理事会身负为国家改革提出建议的重任,而且扮演著变天后稳定人心和大局的角色。耆老理事会成立时的规划,在百天内辅佐刚刚成立的希盟政府,特別是分担首相敦马哈迪的工作。 古时候有辅政大臣帮助年幼皇帝处理政事,而辅政大臣在历史上一般都会惹来干政的批评,希盟政府就像个年幼皇帝,而耆老理事会就有点像辅政大臣,如今发展也有历史重演的意味。耆老理事会在运作一段时间后,就引起「垂帘听政」,干预政府决策,绑架内阁实权的声音。 如今百日过去,耆老理事会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何去何从未有定案。耆老理事会主席敦达因称工作已经完成,佐摩也认为应该解散了,然而马哈迪似无解散之意,希望耆老理事会继续工作,这无疑更招致批评。 耆老理事会成员在各自领域都享有威望、具有能力和经验,因此耆老理事会运作下去也无可厚非,为新政府提供专业意见,若善用他们将是希盟政府的宝贵财务,不过这就要看马哈迪和希盟做得漂亮不漂亮,做到消除质疑。 耆老理事会的期限安排没有透明,职能也没有分清楚,似乎都是马哈迪说了算,导致民众对新政府口口声声的改革产生疑惑,而耆老理事会作用的不断强化,也难免令人质疑希盟政府能力是不是有问题,或是马哈迪还无法信任现有内阁部长。 马哈迪政府接下来若想耆老理事会继续运作,就应该明确说明期限,比如以2年作为期限,职能分化要更为清楚,能否担任政府或关联要职都要有明确界定,像成员之一的洁蒂就出任国民投资机构总裁与森那美集团主席,这两间是非常重要的政府关联公司。 此外,耆老理事会是向首相报告引起不受监督的争议,因此未来向谁报告,或在制衡方面,也可能需要做出调整消除疑虑。 耆老理事会并非是保留或废除的一刀切问题,最重要的是如何完善这个机制,做到更为透明化和规范。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57477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