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这回事


权力这事儿,有人说是好东西,有了它,可以改变世界。但最后到底是他改变了世界,还是他被世界改变,恐怕当事人也没有答案。

从政的人从一开始未必就立志当贪官,但一朝得势,见到周遭的人尽是软弱、麻木和沉默。 他为什么要客气?从贪一只金表,到贪一家面包厂、贪一批地皮、贪无数的国家发展计划合约,渐渐令他顿悟一天权力在手,他一天就是这片土地的皇帝。

所谓的良知道德,统统滚一边去。举例二次大战,希魔掌生死大权,迫使犹太族群将尽灭 亡,但你以为残忍无情的只是他一人吗?

这是德国的全民责任! 有怎样的人民,才有怎样的政府,这是法国哲学家马斯德的论定。美国的富兰克林后来提升 了这个论定的最终结论:“只有优秀的民族才有能力拥有自由。当民族腐烂而邪恶,只配拥有主人。”(Only a virtuous people are capable of freedom。As nations become corrupt and vicious,they have more need of masters。)

极权之下必定崩坏 不正是这样吗?天堂属人造,地狱也是人挖的。当掌权的永远高高在上,下面的人非但不感畏惧,还以他为荣,奉若神明,或称之为史上最英明领袖,这地方一定是出事了。

权力不使好,阴暗又卑琐,这种坏种子很快就会远播,感染四面八方。还记得“我爸是李 刚”那个案例吗?这就是依附特权的族群所讲的屁话,臭气冲天,但你奈他何? 还有一例在大连,一个大妈在地铁上抢位不得,干脆坐在一个少女大腿上,遭人斥责后,向女子吐口水,再抢其手机摔地下,然后留话:“我孙子是法院的!” 权力出问题的地方,没有理性可以解答任何疑问;极权之下,一些人的行为举止虽不至于是助纣为虐,却注定了这地方的尊严、品味、形象。无论如何,崩坏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

富兰克林指一些地方需要的只是主人,他真高。或许因为他是活在一个真正自由的地方,领袖不用当神明供奉,下台后也不会遭清算,人民永远斗胆,今天可以把权力交给小黑子,明天可以交给一个疯子。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0903/%E6%9B%BE%E6%85%B6%E5%92%8C%EF%BC%9A%E6%AC%8A%E5%8A%9B%E9%80%99%E5%9B%9E%E4%BA%8B/?variant=zh-hans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