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和工业发展──武器还是包袱?


这个国家仍然被过去我们所厌恶和渴望甩脱的种族主义、工业发展主义两大幽灵围绕,让不少人十分失望。无可否认,敦马在政党轮替的过渡时期确实让国家没有动荡的政权移交,稳住原本没有共主的希盟,成功建立新的执政团队。从这个脉络来看,其功不可没,但百日后再回头看,新的执政团队是否能够带著我们杀出一条有別於过去国阵的道路,很多人是开始质疑的。

种族主义是马来西亚建国以来最大的困境,尤其是近二十年来的发展更是让人触目惊心。上週敦马在土著大会中对於碧桂园买卖与中国人马来西亚居留权的问题所发表的言论,清楚的凸显了我们仍然陷在过去种族主义的泥沼中。大家都很难以100天的时间扭转61年的种族主义顽疾,但身为国家领导人,应该要带领打破过去的种族框架,否则是不为,而非不能为。

在这个时间点,宏愿学校再度被敦马提起,引发的效应也跟20多年前一个样,华社各界一致的反弹。背后不是因为反对族群融合的教育政策,而是担心在宏远学校的大帽子后面是过去同化政策的幽灵。

回头检视,93高龄的敦马是上个世纪初出生的人,在其整个生命历程中,世界各国把工业与发展画上等号。敦马在1980年代首次出任首相也确实从工业体系的建立带动国家的经济发展,让马来西亚耀升为本区域瞩目的一个新兴国家,这次他还是期待能够用过去的工业发展逻辑来带动国家再次伟大,提出国产车3.0计划,让人不禁冒冷汗。

在资讯科技革命的今天,在劳力与土地成本的考量下,透过交通与资讯的联结,不少传统的工业强国都將汽车、钢铁等传统劳力密集及高度污染的重工业部门转移到劳力成本与土地成本较为低廉的亚洲、非洲与南美洲发展中国家。十年前的美国次贷风暴让几个美国汽车龙头吃尽苦头,鼎鼎大名的汽车城底特律快速没落都与这个背景有关。

大马要发展新的汽车工业不是不行,但必须要理解今天全球市场所需要的是减碳节能的电动车技术。大马第一和第二国产车至今仍然需要国外汽车集团的技术支援,目前仍未触碰油电混合的基本门槛。国產车3.0是否能有突破,从第一和第二国产车的发展现况是让人缺乏信心的。

新的马来西亚,旧的政治强人,依然舞弄著过去的种族主义和工业发展两大的武器,这会带领马来西亚走向哪一个方向?我们来拭目以待。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58800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