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特使、大使还是信使?陈国伟身份很尴尬


希盟完成各官职委任后,独欠行动党主席陈国伟被遗漏,8月初,报界引述行动党内部的消息,指陈国伟已受委为首相对华特使,也就是在前朝时代由马华前总会长黄家定出任的职位。

可是在8月14日,当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在下议院回答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提问时,声称这项委任未定案。然而在8月19日,陈国伟却以首相对华特使的身份随敦马哈迪到中国访问。

8月31日,外交部长赛夫丁在回应首相对华特使的工作与外交官工作重叠课题时披露,陈国伟不是首相对华使,根据外交部的记录,他只是马中商务理事会主席。

陈国伟得悉后,马上对赛夫丁发飚,指后者无知,没有出席内阁会议等。

陈国伟出示一封由首相敦马哈迪署名,8月1日发出给财政部长林冠英的信函,力证自己是首相对华特使,可是此信一出,暴露这所谓的特使,其实是一个不具部长地位的职位,且还留下许多疑问:

1.为何是信函?而不是由国家元首发出的委任状?

2.为何信函是给林冠英,不是给陈国伟?

3.为何不具部长地位?如何代表首相与中国洽商?

原以为这场风波告一段落,可是在9月21日,首相敦马哈迪宣称反贪内阁特别委员会议决,只能委任公务员出任大使及最高专员,不可有政治委任。

他强调,陈国伟是特使,并非大使,而且驻守大马,有需要才飞往中国;试问,这样的一个特使和普通人随时到中国观光、经商有什么分别?

从敦马发给林冠英的信函和最近他回应记者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项政治委任。姑且勿论违反希盟宣言,我们都知道,如果是政治委任的职位,其职务和重要性一般需根据首相意愿而定,所以特使的含金量将视首相的职务委派。

如果首相很看重这职位,将是一个重要的职位,相反的,敦马的回应正好说明陈国伟的对华特使职位,根本就是可有可无,没有实权,别忘了,信里还特别声明不是部长职。

陈国伟被赛夫丁质疑时,只能取出首相给财长的信函,我们大概可看到一定的问题,如果这是唯一的委任证明,我们可以说这封信函根本不是国家元首发出的委任状,这也是为何敦马被问起时声称他不是大使,只是特使。

由此推断,陈国伟的委任基本上是行动党与敦马的谈判结果,行动党的意愿是要获得马华原有,甚至比马华更多的职位;坊间相传,是林冠英致函要求委任陈国伟出任首相对华特使,也正好说明为什么敦马会回信给林冠英,而不是把信直接给陈国伟的原因。

由此可见,敦马给足了行动党面子,除了委任林冠英出任簿记员财长之外,也委任他们党主席做一个没有实权的特使,至于两人如何为国家贡献,为马中贸易贡献,或许,他们什么都不做,就是对国家最好的贡献。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