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外劳问题,需政策配套妥善规划


人力资源部长古拉日前奉首相敦马之命,代替内政部委屈巴巴的宣布,政府为了留住熟练的外国工人,年资达10年的外劳可延长临时工作准证(PLKS)工作期限3年,但人头税却从每年的1850令吉暴涨到1万令吉,迅即惹来了工商界的反弹。

须知,原本由雇主支付的人头税仅需1850令吉。如今由希盟政府执政后,人头税即暴涨到1万令吉,相等于足足涨了540%,摆明向雇主开刀!

据了解,政府希望在2023年,我国的人力市场可达到外劳人数不超过15%,即85%聘用本地人,因此政府不断调整政策,逐步减少外劳数量。

我们不能否认,政府确实可以通过提高外劳人头税,来“迫使”雇主停止雇佣外劳,进而“迫使”雇主们聘请本地人,或采用自动化及机械化作业,以达到减少依赖外劳的目的。

但是,要达到减少依赖外劳、推动本地人从事3D技职行业、进而让国家转型至高科技国的目标,需要长远规划、整体涵盖的政策配套。而提高外劳人头税,只不过是整个政策配套的一部分。

在缺乏整体的政策配套之下,仅仅落实或仓促落实提高外劳人头税,不仅根本无法达到减少依赖外劳的目标,更可能弄巧反拙,导致非法外劳的泛滥和失控。

换句话说,政府不能只把目光放在外劳身上。除了提高外劳人头税之外,整个政策配套应该涵盖:给予奖掖和补贴予采用自动化和机械化的雇主,或者是给予奖掖予培训本地员工的雇主等等。而这些政策,都是需要一环扣一环,需要政府和雇主的互相配合之下才能成型,涉及的是国家经济形态和人力市场的转型。

然而,希盟政府设想不周到的是,他们不是以推出一系列的政策配套来解决外劳问题,而是在没有顾及后果的情况下,就贸贸然的推出某项单一政策,令工商界措手不及。

例如早前人力部长宣布从2019年1月开始落实本地餐厅禁止外劳掌厨,但在遭到人们反弹后就改口说只是建议;又比如财政部长林冠英美其名“为了减轻雇主的负担”,宣布将1万令吉的人头税由雇主承担20%、外劳承担80%,结果最后又改口由雇主全数负担。

这些朝令夕改的政策,都显示希盟政府缺乏规划完整的全局思维,去执行减少依赖外劳的目标,而最终受害的将是对政府政策无所适从的雇主和消费者!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