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就有糖吃?


若非因为首相遭无礼司机呛声,我几乎快忘了德士的存在。 尤其当已跟电子召车公司注册的私家车仿如会行走的春笋般日益普遍,收费更具竞争力,服务素质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实在很难教人想起传统德士。

不是人们见异思迁没心肝,就算要想,司机大哥也得给我们一个值得想起的理由才行。 被遗忘,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被遗忘了还不愿检讨,也不见有任何自我改进的举动,就像购物商场里常见的小屁孩,死赖着不肯走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哭闹,以逼使父母就范。

会吵的小孩也许有糖吃,但大人想吃糖的话,还是得靠自己才行。 与其把满腹怨气发泄在93岁老人家身上,倒不如省省力气,花点时间上网读一读网友的留 言,认真地自我反省,同时检讨现有的收费制度及跟德士公司租车载客的营运模式是否仍合 时宜。 如今,他们眼前是一个三岔口:要嘛摆烂,要嘛当自强,要嘛索性转行。一念天堂,一念地 狱。

客观而论,国内传统德士业尚未走到穷途末路。不愿就此认输的话,台湾的台湾大车队、中 国大陆的滴滴和打的,就连独占本地市场多达八成的Grab等,其实都是值得德士业者虚心学习的对象。

既然打不过敌人,那就加入敌营吧。积极转型,总比一天到晚大吵大闹或罢工强多了。 若非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无私分享,国人恐怕不曾想过家里的自来水竟然可安全饮 用。

部长的话究竟可不可信?不妨参考希盟百日十大新政实现了多少,依照比例打个折就有答案了。

若非因为内阁议决同意废除死刑,我从不知道原来我国近几年来判处及执行的死刑数量已多得跻身全球十大,更没想过,原来周遭许多友人皆认为杀人偿命乃公理,饶死囚一命则真是没天理。

废死也好,不废也好,我们只能诚心期盼社会治安好一些,为失去挚爱的人所流的眼泪也少一些。 搞不清状况 若非国库控股研究机构的分析报告,我们也许从未想过每个人读了12年的中小学教育,其中 3年竟然是白费的。

教育部长也不会就此露馅,愈加让人觉得不靠谱:其所列举的教育发展重心,怎会跟研究机构所提出的改善建议及我国的经济发展目标相差甚远呢?

教长真有搞清楚状况,了解现有教 育制度有哪些问题、国家经济发展需要哪类型人才吗? 最后,若非有信心掌握着年轻族群的票源,希盟政府不会如此爽快答应让年满18岁者提前获得投票权。

降低投票年龄看似风雨无阻、势在必行。但我们是否太急着要把更多年轻人变成选民,而忽略了另一个更重要的身份——公民?

在前朝政府眼里,人民只是选民。用心讨好,只为捞取选票。不想步前朝后尘,希盟政府就得把人民看作公民,悉心教育和培养,同时赋予平等权利,才能有效推动全民参与,打造一个更具活力与凝聚力的新马来西亚。

培养新生代的公民意识及爱国情操,比训练学生的水性重要多了,不是吗?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1024/%E7%8E%8B%E6%8C%AF%E6%96%87%EF%BC%9A%E5%90%B5%EF%BC%8C%E5%B0%B1%E6%9C%89%E7%B3%96%E5%90%83%EF%BC%9F/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