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爆行动党3部长自吹自擂的数字障眼法


行动党部长上任以来的表现一直遭人诟病,特别是财政部长林冠英的表现更是遭到外界质疑,言语有意无意的维持着一贯反对党作风,更不改反对党以数字障眼法自吹自擂的惯性,把前朝的功劳,往自己脸上贴金,并把所有的过错,往前朝的身上推。

那究竟行动党的数字障眼法是以什么手段呈现,而又是如何被人戳破呢?

财政部长林冠英

行动党领袖自吹自擂的第一人,绝对是非林冠英莫属。在槟城担任槟州首长时,就把自我吹嘘的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指成功将州政府的债务减少了90%,但实际上是前朝国阵中央政府将债务合理化,才成功将原本6.545亿令吉的债务,以45年的租赁分期摊还。

如今,在担任财政部长仍不改夸大其词的劣性,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不惜鱼目混珠、混淆视听,将国债夸大误导人民,甚至推翻国际评价机构的评估。

早前国际信贷评估机构穆迪评估,大马的全年政府直接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0.8%,而不是希盟政府所讲的1兆国债,占GDP 80.3%的指控。

在希盟政府上任以来,1兆令吉国债的指控已导致大笔外国资金从股市流出大马,创下连续几个月的外资净卖出股市的最高记录,这造成股市蒙受亏损,甚至影响雇员公积金局、朝圣基金及大马国民信托基金的派息率。

更离谱的是,在全国大选前,从来没有任何希盟领袖承认大马的经济基本面强大及良好,但财长林冠英最近开始又改口指,在希盟接手后,尽管面对中美贸易战,大马经济基本面仍强劲,且表现不错。我国非但没有破产,经济前景还越来越乐观,大肆吹嘘宣扬自己。

原产业部长郭素沁

我国自大选后,棕油出口量暴跌,棕油价格一直跌跌不休,再加上面对印尼劲敌的挑战下,前景更是不堪设想,郭素沁也松口指,棕油产量过剩及价格被打压,政府将进一步探讨原棕油各项税务架构,包括探讨出口税与暴利税,以便让我国出口的原棕油,尤其是在中国市场更具竞争力。

这边厢指棕油产量过剩,那边厢又在国会汇报,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指2018年1月至9月的出口统计数据显示,马来西亚的棕油出口量增长了3.6%,达到1,827万吨,而2017年同期仅为1,763万吨,试图混淆视听,以整9个月的出口量,掩盖低于去年同期月份的出口量,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实际上,我国的棕油出口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之下,明显大幅度下跌。棕油果价格自今年3月逐渐滑落,就连首相及多位内阁部长访华也无法挽救劣局,棕油业者或小园主也只能唉声叹气。 棕油果价格也一度滑落至每吨约350令吉,接近成本的价格。

郭素沁掩耳盗铃的做法,自打嘴巴的说法,以为美化数字,就可以瞒天过海的糊弄过去,

但棕油业者就有苦自己知。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博士在今年10月接受本地报章专访时表示,我国的外来直接投资在今年首6个月仅达148亿2300万令吉,比2017年同期的259亿 令吉骤跌42.7%。但在事隔不到一个星期后,大马在今年首8月一共批准616亿令吉的外国和国内直接投资,与去年同期的404 亿令吉相比,大增52.47%。

为了吸引外来投资,希盟政府强调透明路线,减少繁文缛节,改善投资政策及环境。但是,外资撤资,其实就是因为希盟政府朝夕令改和不友善经商环境的政策而导致外资却步。

509大选前,希盟一再告诉人民,认定国内经济不振及物价上涨,是因消费税而起,若废除该税务制度,物价将应声下调。但改为销售服务税实施以来,物价依然高企不下。加上其他消极因素,商家无不哀叹生意难做,有意投资者多裹足不前,外资年初至今净卖了87亿令吉的股票。

人民每天活在水深火热,钱不够用苦哈哈的日子,但是部长却躲在冷气房里玩弄数字,操弄民情。行动党总爱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企图以数字障眼法领功,但数字同时也道出事实的真相!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